1961年

1月2日—3月12日 泰语组邀请泰国作家乃古腊每周2次,连续作广播谈话。到3月12日共播出20篇。内容主要是介绍我国革命、建设成就和外交政策,驳斥美国及其仆从对中国的造谣诬蔑。这些谈话在泰国引起很大反响。

1月5日—6日 英语节目播出美国作家斯特朗的广播讲话。她回忆了毛主席当年对她谈“纸老虎”论点的情况和她对毛主席这一论点的体会。节目播出后,澳大利亚和印尼听众来信称赞毛主席的英明论断,说他们对这篇谈话很感兴趣。澳大利亚听众麦克艾里考特写道:“这个谈话使我感到莫大兴趣,而且它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材料,我希望能买到这个谈话的密纹录音片。”印尼听众吴贡海在信中说:“你们在节目中让斯特朗亲自对我们谈她和毛主席会见的回忆,这个节目应该受到所有听众的感谢。”

在此期间,英语部还播出广播剧《剥去美帝画皮》,也有一些听众来信表示很欢迎这样的节目。

1月10日 对台湾广播适当压缩广播时间。全天播音时数从15小时减为13小时30分,主要减少对国民党军政人员广播节目、客家话节目、新闻节目的播出次数和时间。

1月14日—18日 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决定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这是为战胜1959年到1961年国民经济严重困难而采取的重大决策。接着党中央又于1月11日至2月7日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又称七千人大会。对外广播及时播出了有关公报消息。2、3月份陆续收到听众来信反映这方面的情况。印尼华侨听众洪天星来信说:“去年这样严重的自然灾害若在解放前国民党反动时代,真是不堪想象,但今天祖国人民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保证每个人都能有饭吃,这是了不起的事情。”听众林毅敏说:“祖国在1960年遭到百年所没有的自然灾害,农业遭受损失,但我们听到祖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和自然灾害作斗争,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都感到非常高兴。”

1月19日 日语广播开办《寄给日本学生们》节目,每两周1次,每次20分钟。第一次广播内容有:录音讲话《一个高中学生谈他们的学习生活》、《中国青年喜爱的歌曲》等。

1月英语组还举行办《小说连续广播》和《文学传记连续广播》节目。前者播出小说《青春之歌》;后者播出《上海的风暴》和《华尔街之手》、《寄给日本学生》等,都受到听众热烈欢迎。仅1月份就收到70封来信对上述节目表示称赞。其中尤以对《青春之歌》的反映最为突出。很多听众听后都说很受感动。

1月 英语组在新年前后开展以提高节目质量为中心的向党献礼的群众运动。经组内评定,《听众信箱》中的《一个大杂院的变迁》、《介绍京剧》、《电影<五朵金花>剪辑》;国内新闻报道:《新年的北京舞台和银幕》、音乐节目《儿童音乐会》被评为红旗节目。

同月 最近一个时期,马来亚、泰国、巴西、古巴、澳大利亚等专家陆续对我广播节目提出意见和建议,主要是认为我们的新闻条数太少,报道面狭窄,新闻太长。体育节目只有专稿没有新闻,专稿太长。

各国听众来信中也有不少反映我国际新闻太少,国内新闻难懂,千篇一律。

春节配合节日活动,国内部编发的专稿有:《北京人怎样过春节》、《春节大联欢》、《公社社员迎新春》、《厂甸风光》、《中国的年画》等等。

2月14日—24日 各语言节目突出地进行了关于刚果问题的宣传。11天中共发新闻71条、专稿8篇。对非洲广播的英、法、葡萄牙语和阿拉伯语报道比重更大些。除播出2月18日首都集会抗议杀害卢蒙巴的录音报道,廖承志、刘宁一、胡耀邦、李德全和凯尔?萨马特在大会上的发言录音外,还编发了一些专稿,如《非洲政府领袖和知名人士谴责联合国在刚果的罪行》、《美帝国主义是杀害卢蒙巴的主谋》、《联合国在刚果干了些什么》(连续广播),此外还播发了老舍、王汶石的文章、秦牧的诗歌、屈武的广播讲话等。

3月8日 国内组在国际妇女节前后编发了《妇女在农业生产上的作用》、《女生产队长刘永安》、《一个女工的过去和现在》、《介绍一个纺织厂对女工的劳动保护》等8篇稿件。国际组编发《苏联妇女的自由和幸福》、《古巴女民兵上尉胡安娜和她的女战友》等。

3月13日 美《广播》杂志报道,美国新闻署最近发表一篇报告说:“最值得注意的新情况,是共产党中国的对外广播不断地巨大发展”,这个国家在过去一年中“对外广播增加了34%”。

法国一家周报5月1日报道说:“北京对非洲的广播在数量上超过铁幕内所有其他国家,每周91小时”。(实际上莫斯科电台为98小时,但该刊偏要这样说)。

同日 社会主义国家对外广播会议在布加勒斯特举行,对外广播编辑部副主任胡若木等一行3人出席会议。

3月 一季度除1月份来信有所增加外,2、3月份均呈下降趋势。其中2月份比上月减少46%,3月又比2月减少17.4%。由于印尼当局反华排华,听众来信逐月减少。

4月5日—14日 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这是在我国举行的首次世界性体育比赛。我派陈苇、林斌生、王成安3人参加中央台报道组。每天发两次综合消息,比赛各阶段结束时,均概述各阶段比赛情况;重要比赛均发单条消息。开幕、男子团体赛决赛、男女单打决赛发录音新闻。专稿包括介绍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过去和这次比赛的规模、介绍新建的比赛馆、优秀运动员访问记等等。日语、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华侨部举办了特别节目和《请你回答》节目,引起听众的强烈反响。4月份来信比3月猛增138.5%,达10569封,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个月,其中有关乒乓球赛的来信7056封。占来信总数的66.7%。在锦标赛之前,我还主动给各国听众发了通知信4952封,并在听众帮助下广泛地开展了节目宣传工作。来信感谢北京电台举办球赛特别节目、寄送特别节目中《请您回答》节目的答案;对中国球队获得优异成绩表示祝贺。印尼井里汶华侨陈绍新在接到我台通知信后立即在当地《星期新闻》刊登了。日本《赤旗报》、日中友协机关报《日本与中国》和《中国文化通讯》都用很大篇幅介绍特别节目。听众对特别节目很感兴趣,纷纷来信表示赞扬。马来亚华侨罗跃权说:“我对贵台的特别节目感到非常有兴趣,一到广播时间,我们就在收音机旁全神贯注地倾听你们精彩的节目。”新西兰听众弗?奥戈尔曼来信说:“我向你们电台的播音员和编辑工作人员致以祝贺!因为你们在报道第一手和最精彩的消息——两年一次的世界优秀乒乓球选手的大会师中,给世界许多乒乓球爱好者作了很大的努力,你们在提供比赛场上的最新消息时,表现出非凡的才能。”英国听众吉尔逊来信说:“我虽不是乒乓球的专家,但我感到你们的乒乓球赛节目很有趣,祝贺你们把这些节目搞得这样好。”各国听众热烈祝贺中国荣获世界男子乒乓球团体赛和男女单打冠军,说这是由于中国政府重视体育事业,以及对运动员关心、培养的结果。华侨听众听到中国球队荣获冠军的消息,奔走相告,有的全家人欢呼、鼓掌,“手也拍红了”。有的兴奋得睡不着觉。棉兰华侨刘方鹏、缅甸华侨陈元正等人来信说:“过去资本主义国家讥笑我们是东亚病夫,但今天在社会主义光辉照耀下,这些只能在阳光下一去不复返了。有的来信说,祖国运动员的胜利,震动了华侨社会,真是“四海翻腾,普天同庆”。有的说,听了节目,好像身在比赛场,使我们感到作一个中国人是多么光荣。由于我台报道时效快,日本NHK不得不转播我日语广播。大阪电台也多次转播日语广播。

4月20日 我开始每两周给马里和几内亚电台各寄1次法语节目,每次10分钟,以音乐为主,并报道有关两国友好活动,以及我国建设和人民生活情况等。

4月28日 美联社说中苏等对亚洲广播胜过美国之音。说北京的广播较为巧妙,提供的情况较多,而且有好的音乐。说日本电台和报纸越来越多地采用莫斯科和北京的广播。半官方的日本广播协会一天24小时收听共产党的广播及其它广播。英《泰晤士报》说,我对拉美的广播已大大超过英美,对东南亚广播方面已占压倒优势。对远东的广播“占据了整个舞台。”

各国听众来信普遍反映我台广播在当地收听清楚、很受欢迎。澳大利亚听众墨克爱力格脱把我台称为世界第一流的电台,是最好的电台。西班牙听众拉姆斯说:“我在这里收听得非常好,你们美妙的节目听来万分清晰。巴西听众也说:“收听北京电台的广播就象收听本地电台一样地清楚。根据收听情况他们把世界上的电台排了一个队,第一是北京电台,其次才是BBC、莫斯科电台。越南听众反映,他们使用一般矿石收音机也能收听北京的广播。西德杜塞尔多夫的一位汽车司机来信说:“我偶然听到北京电台的短波广播,我很惊讶!因为在地球另一面的声音竟能在我的房间里听到。”

5月1日 国际劳动节。对外广播除录制当天庆祝活动的录音报道外,还编发专稿《介绍工人出身的副市长刘庆祥》、《鞍山工人出身的工程师的代表》、《北京工人文化宫》、《上海曹杨新村见闻》、《青岛的工人休养所和疗养院》、《访问一个工人家庭》、《郊区公社的春天》、等等。

5月9日27日 应我局邀请以苏联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主席卡弗坦诺夫为团长的广播电视代表团访华。25口签订了中苏广播电视合作协定。

5月16日—6月15日 新闻部检查了这一时期的国内问题报道工作。发现在136条新闻中,工业占29%,农业占21%,文教及其他占50%;在49篇专稿和固定节目中,工业和农业各为9篇,文教及其他为31篇。有一部分稿件强调发展速度,有虚夸。有一部分稿件有片面性、简单化、绝对化等毛病。有些新闻专稿质量不高,概念化、一般化,不生动。

5月19日 对驻外使馆的普通话广播在每天的13:00-14:00增加一次节目,主要对象地区为欧洲、东南亚、西亚和北非。

5月 朝语广播举办《革命故事》和《你知道吗?》固定节日。后者着重揭露美国在南朝鲜的罪行。

5月25日 苏联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主席卡弗坦诺夫为首的访华代表团一行5人,同对外部进行广播业务座谈。

5月27日 日共《赤旗报》刊登我听众来信说,收听北京广播有很大意义。从6月份起,该报的六版每天刊登我台广播的主要波长、广播时间、节日名称和题目。

日本听众同我联系日益加强。在这方面,日中友协发挥了巨大作用。东京荒川区分会曾组织一家工厂的工会和日本民主青年团小组座谈日语广播元旦播出的刘宁一新年贺词的录音,并把这个座谈录音寄京,后日语组在《听众之声》节目中播出。东京日本造纸厂收听我播出的《石岘造纸厂》的录音节目后,也举行座谈会,并将座谈会录音送我日语广播播出。日本造纸厂工人还给石岘造纸厂的工人寄来信件和资料,以建立两国造纸工人的友好关系(该小组有60名会员)。东京西郊荻洼高中的学生小组收听我播出的北京第八女中两个高中生对日本高中生的谈话以后,立即举行座谈会,并录音送我台播出。据日本《赤旗报》10月24日报道,在日本各地已有62个“北京广播收听会”。他们除同我通信和寄送录音带外,还进行以下活动:一.座谈收听感想;二.听北京电台的录音带;三.把收听北京广播的方法教给附近居民;四、欣赏北京电台寄赠的音乐录音等。

6月2日 对南斯拉夫广播的塞尔维亚语节目正式播音。

6月19日 印尼共主席艾地应广播局的邀请,19:10分在北京电视台发表讲话。印尼语节目播送讲话录音,其他语言节目播出讲话摘要。

6月 上半年共收到96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37147封。4-6月的来信中,许多听众对我台音乐节目表示欣赏。新西兰听众贝莱说:“没有比收听你们的音乐再愉快的事了,我特别爱听中国的民间音乐。”英国听众马莱说:“中国音乐很好听也很鼓舞人。”日本听众城户胜利说:“北京电台的民间音乐很吸引人,曾经使我听得忘了时间。”西德听众保尔?弗兰克说:“你们录有《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的胶带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愉快。我和一些朋友们完全被这音乐所陶醉。不少听众对我台音乐节目时间少很有意见。

7月10日—13日 朝语组集中突出报道朝鲜党政代表团的访华活动。对代表团到达、参加国宴、群众大会、离京等都采用录音新闻形式播出,并及时向平壤电台传送了这些节目。

7月25日对台广播播音时间从每天13小时45分增加为16小时25分。

8月 对非洲英语广播举办《向非洲致意》节目,每周1次,主要报道中国建设情况和人民生活情况,报道中非友谊,支持非洲人民的反帝反殖民主义的斗争。

9月1日 我对东非广播的斯瓦希里语节目正式播出。它的宗旨是:1.向非洲人民宣传中国,以增进中非人民友谊;2.支持和鼓舞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的斗争;3.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

10月1日 当天各语言节目播出首都庆祝游行的录音报道(约20分钟),并编发《人民日报》社论和首都报纸版面介绍,当晚报道天安门焰火晚会的盛况。2日综合报道各地庆祝活动,在国庆节前后15天内,播送专稿20篇,其中自编自采17篇,主要有《新投入生产的大型现代煤矿——峰峰煤矿》、《南京化学公司的发展和壮大》、《北京市公共交通事业的发展》、《新中国的高等教育》、《西藏地区的文教卫生事业》、《中国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失业现象是怎样消灭的》、《我国职工的劳动保护》、《京郊一农民谈12年来他一家的变化》等等。此外还邀请一部分外宾和归国观光的华侨作录音讲话;向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电台提供国庆稿10篇、音乐录音带1小时。

从9月底陆续收到一些听众祝贺我国国庆的来信。仅越南听众就有58人发来贺信、贺电,有些华侨热情写诗赞颂祖国繁荣富强。

10月5日—15日 台播部突出报道了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的活动。除播送首都和全国各地纪念活动的消息外,还全文播送宋庆龄副主席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的文章,台盟总部陈文彬、王文得的广播讲话等。

10月 日本听众不断来信赞扬日语节目有改进。日本听众伊藤说:“你们从9月份起增加了音乐节目,又有小说连续广播等节目,听起来很轻松,我想今后将会有更多的人收听你们的节目。”

11月23日 李哲夫任中央广播事业局副局长。

11月25日 中国和伊拉克文化合作协定1961年至1962年执行计划在巴格达签字。计划规定在两国的国庆日播送电视和广播特别节目。

12月6日 外办王晓云约北京电台亚洲和日语组负责人谈话,传达了周总理关于改进对日宣传的指示。王晓云说,最近总理接见《赤旗报》代表团时专门谈了对日宣传问题。日本朋友土歧强谈了他在电台座谈时发表的意见。总理认为他的意见很对。现在对日宣传比较生硬,特别是广播。对日宣传要适合日本情况,要使中间分子能够接受。。总理要求当时在座的做对日工作的同志帮助改进对日宣传。. 12月20日—24日 我对苏联的俄语直播节目进行试播。每天试播12段时间,共使用8个频率。

12月26日 由中央广播事业局提供设备,为阿尔巴尼亚电台向北美阿尔巴尼亚侨民每天播送半小时阿尔巴尼亚语广播节目;对在南美阿根廷的阿尔巴尼亚侨民每周播送3次(每次半小时)阿语节目。

本年度共收到来自世界110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65528封。

本年度我同社会主义国家交换节目的数量同上年大致相同。根据广播电视合作协定,为各国送出的广播节目513个、音乐录音带4365分钟,电视片1167个。同我定期交换节目的有苏、捷、德、保、朝、越等6个国家,其中,同苏每周交换3次,朝每月3次,捷每月2次,德、保、越每月各1次。朝电台按时播出我节目,并要求改为4次。越电台每月除播我1次节目外,还每天对国内转播1次我台越南语节目。苏电台把我节目安排在听众最少的时间播出,而且作许多删节。捷电台已很久不播我定期节目,只使用其中一部分。他们还提出取消定期交换节目,改为事先选题,对哪项感兴趣再决定提供。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