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

1月 对外部制订《1958年至1960年苦战3年的工作纲要》提出,“苦战3年,使对国外广播的面貌大大改观”。其中包括“增办节目”、“改进国内问题宣传”、“改进国际问题宣传”、“改进音乐文艺宣传”、“改进对特殊对象的宣传”、改进广播形式和文风”、“改进翻译工作”、“改进播音工作”、“改进听众联络工作”、“改进和外国电台的节目交换工作”、“改进收听工作”、“研究外国主要电台情况”、“系统地总结工作”、“培养又红又专的干部队伍”等。其中提到每天编发国内新闻15至20条(当时为10条)、专稿4篇(当时为2篇)。各类稿件比例:工业30%、农业30%、商业5%,科教文20%、人民生活15%,其他5%。还提出在各类稿件中,应有1/3是报道全国动态的。在国际宣传方面提出每星期至少发两篇广播评论。有关对象国家的针对性稿件应不少于全部稿件的20~30%。

在1958年工作计划中提出每周发国际述评6篇,其中广播评论1篇。还提出下半年开展练笔运动。按照准确性、鲜明性、生动性(包括除七害:即消除政治错误、报道失实、泄露机密、文理不通、冗长枯燥、不口语化、技术错误)的要求,开展个人和个人,组和组的评比。对翻译人员的要求是消除译文错误、消除语句生硬、不口语化,提高翻译速度。播音员开展除四害运动,即消除政治错误,错放录音或错拿稿件,漏页或跳行,把句读、念错字和其他技术性错误降低到0.5%以下。要求除收听美国、英国、日本、印度广播外,增加收听泰国、菲律宾、印尼、法国的广播,做到听、抄、译、编合一。每季寄送给各社会主义国家电台音乐录音不少于2小时,稿件5篇左右。寄给有交换节目关系的资本主义国家电台音乐录音不少于1小时,稿件2至3篇。

3月初在日本东京举行了反对美国在太平洋地区进行核试验的国民大会,日语组组织了一系列有关这方面的特别节目,在听众中引起反响。听众坂水久幸来信说:“我听你们的广播已经五年了,但从未想到要跟你们写信。今天等我听到所有的中国人都支持我们反对核武器试验时,我决定要给你们写封信。因为你们真诚支持我们的热情打动了我的心,而且几乎使我掉下了眼泪。我有很多朋友因遭受原子弹的灾害而牺牲了。他们的牺牲像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头。而你们的支持驱散了我心头的悲痛,带来了温暖。”

3月1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事业局和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之声》广播电台合作协定在河内签订。协定规定:双方交换政治、文艺性广播材料,在对方国庆节之际组织特别广播节目,交流广播宣传和广播技术方面的意见和经验,还规定在国际活动中双方密切合作。

3月英语广播的《问答》节目受到听众的欢迎。新西兰听众华斯敦来信说:“这个节目促使我去查阅各种有关中国的书籍来回答你们提出的问题,这就使我愈来愈了解你们。”英国听众菲福来信说:“你们的节目使我的女儿非常感兴趣,每次都认真地找答案。”澳大利亚听众托玛斯来信说:“你们每周的有趣味的‘问答节目’,教给我的孩子们很多新东西。每次听完节目后,在我们家里总是要展开一场热烈的争辩。我的朋友也经常来听这个节目。”

春根据瑞典“短波收听者俱乐部”(拥有2.9万名会员)的要求,举办英语特别节目,主要是音乐节目,这个俱乐部为此在瑞典、芬兰、挪威、丹麦及其他一些国家的会员听众中组织一些大规模收听比赛。

3月 梅益指出对外广播存在着右倾的危险以后,全台开始了稿件的检查和有关对外广播宣传方针问题的“务虚批判”会议。7月举行党组扩大会,对温济泽、邹晓青、张纪明所谓反党小集团进行斗争,批判他们的所谓右倾机会主义和资产阶级新闻观点。强调对外广播的指导思想和战略目标是灭帝国主义阵营,兴社会主义阵营,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强调加强节目的政治内容和思想性。在党组扩大会之前,温济泽已停职隔离检查。

在批判所谓“右倾”之后,第三季度听众来信比上年同期减少391封。有些来信对我节目政治性太强明确表示反对态度。新西兰听众魏克来信说:“我认为你们的宣传有一种‘叫喊’的味道,而且还有些无礼。”日本听众少冈坚志郎来信说:“用贵台的节目内容是不能使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转向共产主义的。”一小学教员来信说:“广播稿像公文那样生硬,缺乏打动人的力量。”

3月22日 美国新闻署报道:“共产党中国大大加强了他们的国际无线电广播宣传,他们的播音时间增加了20倍(从1948年到1957年,播音时间从每周16小时,增加到317小时)。”

4月7日—18日 第五次全国广播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作了题为《宣传工作中的两条道路和两种办法》的报告。梅益作了《政治是广播工作大跃进的统帅》的总结发言。

4月24日—30日 国际广播组织亚洲会员国民间音乐广播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的主要目的是介绍与会各国广播电台在民间音乐广播方面的成就,交流经验,建立和加强联系与合作。出席会议的有12个国家的代表和观察员,共18人。中央台音乐部主任向隅出席了会议。

5月12日—22日 国际广播组织第16次大会在莫斯科举行。我代表团由副局长温济泽率领,成员有国际联络部主任朱凤熙、总工程师刘永。

6月5日我台法语节目开始播音,开播不久即收到法国听众来信,人们争相奔告,介绍自己的亲友收听。比利时听众华特曼主动把我们的节目时间、波长抄录下来,寄给当地的《红旗报》,为我们刊登广告,他还把报上的广告剪下寄来。

6月 对外部制订宣传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计划。要点:一、宣传我国人民贯彻执行总路线在各方面建设中取得的成就;二、宣传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的重大意义和进展情况;三、宣传经过整风我国人民精神面貌和内部关系的新变化等等。

秋伊拉克革命取得胜利,美英出兵侵占黎巴嫩和约旦。为了支持阿拉伯人民的正义斗争,反对美英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阿拉伯语举办特别节目《阿拉伯兄弟,我们支持你们!》引起广大听众的共鸣、赞扬。叙利亚一听众来信说:“感谢你们对我们阿拉伯人的支援,感谢你们称呼我们为兄弟。当我们听到中国工人示威游行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我国内政的录音报道的时候,我心里是多么高兴和激动啊!”澳大利亚一听众来信说:“祝贺你们举办的特别节目,这个节目表示了中国人民支持阿拉伯兄弟们正义斗争的决心。”日本的一听众来信说:“听了你们的广播,使我们认识到谁是我们真正的朋友,谁是我们的共同敌人。”

9月6日 对外播出周恩来总理关于台湾海峡局势的声明后,海外侨胞立即来信表示拥护。马来亚华侨黄增琴来信说:“我完全拥护周总理声明,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不容许任何外来干涉。”有些侨胞听到蒋军炮轰厦门大学的消息之后,感到无比愤怒。印尼华侨学生梁嘉卿来信说:“我们对蒋军这种血腥罪行深表愤怒,我们恨不得拿起武器消灭蒋匪,解放金、马、台、澎”。苏联听众也纷纷来信支持我国人民解放台湾的斗争。一位中学教员来信说:“我们苏联人民将尽一切努力,和中国人民一起维护我们两国的安全和全世界的的利益。”一对老年夫妇来信说:“我们诅咒用战争威胁中国的野蛮的美国侵略者,美国资本家想让历史的车轮倒转,但是他们是不能得逞的。”

10月1日秘鲁听众索丽亚?莎尔宾在国庆前夕寄来一封充满友情的来信,并附一首诗:“怀着深深的挚爱和激动的心,呵,崇高的中国,我向你致敬!用我纯朴的语言向你表达我内心的感情。在你光荣而欢欣的日子里,为你幸福而丰硕的土地,为你儿女的鲜血灌溉过的土地,全世界都唱出欢乐的颂歌。你获得过多少次的胜利,成功地摧毁了奴役,你欢腾鼓舞的人们呀!别忘记苦难的往昔。光荣属于你的不死的英雄们!在这幸福难忘的日子里,光荣属于你,伟大的共和国和你的有着崇高理想的儿女们。呵,千年的中国,强大的中国!帝国主义者岂能阻止你的进程!你用和平的劳动用坚定的斗争回答它们。红霞出现在你净洁的天空,绚丽的太阳照耀着你的未来,你现在是、将来也将永远是一个中国,谁也不能把你分开。”

10月6日 播出由毛泽东起草以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

10月8日 经过半年多的大会小会批判,局党组召开大会,宣布《批判以温济泽为首的反党小集团的总结》。指出:“他们看不到东风已经压倒西风的国际形势,背叛了灭资兴无的根本立场,主张两个世界长期共存,使我国的对外广播为国内外资产阶级服务。”同时指出,“对外广播是阶级斗争的强有力的工具。它的主导思想和战略目的是削弱资本主义力量,发展社会主义力量;灭帝国主义阵营,兴社会主义阵营;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会上又指出,温济泽提出对外广播和对内广播在对象、任务、宣传内容和宣传方式方法方面有“四大不同”,反对党组提出的成立一个对内和对外统一发稿编辑部的整改方案,而主张对内和对外应分别成立两个编委会,这是“对外广播特殊论”,是要“搞独立王国”的反党纲领”(其实温济泽是根据两年前编委会的决议,见大事记1956年7月4日所记)。最后,会上宣布温济泽为右派分子,开除党藉,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邹晓青、张纪明撤消对外领导小组及其他职务,留党察看两年。3人都调离广播局。

胡乔木、廖承志得知温济泽被划右派后,当即一起到中宣部当面提出不同意见。得到的答复是,广播事业局党组划的,中宣部已批准并上报,无法改了。在此以前,中联部也派人向广播局党组提出,表示不同意对温济泽的批判,未被考虑。

直到20年后,胡乔木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于1978年1月将温济泽调到社科院任科研组织局副局长,温济泽就被错划右派问题写了申诉书,胡乔木、廖承志、吴冷西、熊复也各写了一封信,认为不应将温济泽划为右派,应当复查。社科院将申诉书和四封信一并送到中组部。胡耀邦指示中组部有关部门复查并及时征得以张香山为书记的广播局党组的同意,随即批示温济泽的错案应予改正。同时中组部将此事通知广播局,使邹晓青、张纪明的错误处理也得到了平反。

10月10日 中国和罗马尼亚广播电视合作协定在布加勒斯特签订。

10月25日 播出《再告台湾同胞书》。

10月局编委会决定,由副局长左漠野、原领导小组成员余宗彦为对外广播编辑部领导小组负责人。

10月 对外部制订《1958—1962对外广播五年工作纲要》,一共20条,包括“加强政治思想领导”、“调整和健全组织机构,建立和巩固各种必要的工作制度”、“加强中心部工作”、“按需要尽可能增办新的语言节目”、“改进国内问题的宣传”、“加强国际问题的宣传”、“改进音乐文艺广播”、“加强评论工作”、“改进编排,要大、中、小相结合”、“提高翻译、播音质量”、“要把联系听众看做头等重要的工作,开展节目宣传”、“寄送工作”、“收听工作”、“研究苏联广播经验”、“定期检查总结”、“培养又红又专的干部队伍”、“聘请专家”等等。

10月 美国新闻署报道说,“共产党的宣传广播大大增加了”。“在这期间,共产党中国对西欧和拉丁美洲的宣传广播增加了一倍,对阿拉伯国家的广播增加了17%。”合众国际社说:“北京最近新设的无线电广播,在感到无聊的第七舰队人员中,显然有着广泛的听众。”

12月22日 我国广播中心——中央广播大厦基本建成。中央广播事业局各部门开始在大楼办公。广播大厦于1953年秋季开始设计,1955年12月动工兴建,全部工程在1958年底完成。面积为68562平方米。

12月 李伍副局长率代表团访问朝鲜。

本年度 广播事业开始执行第二个五年计划,除重点加强对国外广播外,基本上是中央和地方同时并举,对国外广播和对国内广播同时并举。

本年度国际广播编辑部领导小组由左漠野、余宗彦、苏子元、陈国光、胡懋德组成。办公室主任苏子元,副主任陈国光、何叶;中心部主任余宗彦,副主任胡懋德、李振平、陈国光;亚洲部副主任陈国光,非洲部正副主任暂缺;欧洲部副主任张化、袁宝华,俄语部主任苏子元,华侨部付主任葛雨笠;台播部副主任谭天铎。

本年度收到92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32593封。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