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

1月1日 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开始互寄新年广播节目。寄送给捷方的节目中,有中捷友好协会会长许广平的新年贺词。

1月 1959年工作计划提出对外广播的宣传方针,包括迎接建国10周年,宣传10年来我国在各方面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和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坚决反对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东风进一步压倒西风,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等。

1月—2月 听众来信表示对我报道人民公社不理解,希望详细介绍情况。苏联听众西扬尼查来信说:“最近听说中国开始组织人民公社,但报道材料太少了,希望你们更详细介绍情况。”听众提出了有关公社任务、性质、组织机构、发展前途,以及关于分配和日常生活情况等方面的问题。苏联听众柯拉班来信问:“听了你们人民公社主任的讲话后,我和我的朋友有些不懂,什么是人民公社?”华侨听众在来信中提了许多具体问题,如成立人民公社后,侨眷、归侨是否一定要参加劳动?入社后是否一切财产都归公社所有?对侨汇、侨资及华侨在城乡的房屋所有权如何处理等等。有的听众来信指出我们的新闻太长,并要求多播一些音乐。还有好几位英国听众来信要求开办体育节目。

1月31日 局研究室编印的《国际广播与电视动态》第一期出版。属内部刊物。

3月1日 马来亚语广播正式播音。

3月15日 印地语广播正式播音。至此,我对外广播用22种语言全天播音42小时40分钟,发射功率为1310千瓦。

4月4日 根据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的决议,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从本日开始举行“阿尔及利亚周”。阿尔及利亚军事代表团于3月29日来华访问。为了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反对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加强中阿人民的友谊和亚洲各国人民的团结,维护亚洲、非洲和世界和平,我对外广播作了比较充分的报道。

4月18日—29日 第二届人大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次人代会的宣传和西藏问题的报道是紧密地结合进行的。对外摘发了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李富春副总理《关于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李先念副总理《关于国家预决算的报告》等,并报道了大会的发言、讨论情况,大会决议,以及会外反映等。对台湾广播了周总理报告实况录音。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消息下午17:05分定稿,17:30即播出了。从4月20日新华社政治记者发表《评所谓达赖喇嘛声明》的评论到5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西藏的革命和尼赫鲁的哲学》这半个月内,对外有关西藏问题的消息、评论、文章等几乎无一漏发。从4月25日起,每日编发《人民日报》版面介绍,揭露国外反动派对我的诬蔑言行。国内生活组也全力编发西藏问题的背景资料和西藏问题专稿。中心部还以原国际组为基础成立了专门的对印度评论小组,但因时间仓促,形势变化快,未发自己的评论。印地语组每天发稿量达8000字,把原来的第二次重播打通了。《西藏的革命和尼赫鲁的哲学》一文在一天8次的英语节目中广播了6次全文,西班牙语播3次、对华侨广播播2次。这次宣传的主要缺点是,工作忙乱,组织工作不严密,出现一些差错。仅从18日到23日就发生大小差错14起。由于未派记者,统一使用中央台稿件,而中央台先用,对外常常到晚上8、9点钟还拿不到稿件。

4月21日 澳共中央负责宣传工作的爱尼?桑顿从悉尼写信给在我台工作的专家戴蒙德,谈到我对澳新地区的每天一次的英语广播说:“这个节目虽然说是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但它完全不适于对这些国家广播的。”“有些新闻虽然对中国人来说无疑是很有兴趣的,但是对澳大利亚人来说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或者反而是造成混乱和有害的。”他建议:“一、广播稿应该是特别为广播而写的;二、广播稿应该是专门为澳大利亚而写的;三,新闻节目应缩减到15分钟。”

4月25日 乔木召集各新闻单位负责人布置西藏问题宣传,指示对印度广播要写评论,每天1篇。

5月 中联部同意中央台今后派记者采访兄弟党代表团来我国访问的公开活动。

5月2日 对外部召开日本专家座谈会。日本专家认为,北京日语广播的缺点是很少考虑听众的要求,宣传上有很大的盲目性。节目内容有片面性,宣传经济建设的多,谈人民生活很少,谈人更少。日本听众很有兴趣的体育报道,今年只系统报道两次。宣传经济建设也有片面性,一个时期只谈小的、土的,不谈大的、洋的。工业报道是重工业多,轻工业少,而且取材狭窄,形式呆板,没有什么趣味。有的进步听众反映,说听广播“像在受训”。

据统计,本年头5个月共收到国外听众来信15901封,比上年同期减少3495封。来信减少的有苏联、日本、印度、瑞典、缅甸、澳大利亚、马来亚、法国、丹麦等。据检查,减少的原因主要是对听众缺乏研究,对他们的接受能力、爱好和要求注意不够;强调节目政治内容,忽视节目形式和艺术性,单调呆板,缺乏趣味;其次是听众联系工作有缺点。

5月18日—28日 老挝政府加紧迫害前寮国战斗部队,使东南亚局势趋于紧张。10天来,对外每天都有关于老挝局势的消息和评论。

5月18日 华侨部编辑粗枝大叶,造成严重错误。在21:00—21:30普通话对东南亚节目中,编辑刘文瑞排稿时将《赫鲁晓夫就停止核武器试验问题复信艾森豪威尔和麦克米伦》一稿的第2页发错,用了《赫鲁晓夫在列宁和平奖金授奖仪式上谈到外长会议问题》稿的第2页,播音员未发现,播了出去。23:30对北美也照播出去。19日晨1:45-2:15对使馆节目的编辑所用的稿件没错,但播音员认为采用使用过的原稿比较方便省力,结果再次重复上述错误。直到2:00才被另外节目的编辑发现。另,5月28日编辑谢甲武在对使馆节目中,因忘记洗掉录制在固定磁带上的节目,在开始曲后播出了一条5天前早已播过的消息《毛主席接见波兰统一工人党代表团》,造成严重差错。

5月21日 对外部不断收到华侨和各国听众对西藏平叛的反映。我报道后,侨胞纷纷来信表示拥护政府对平叛所采取的一切措施,并谴责印度扩张主义分子干涉我国内政。有些听众来信希望详细了解西藏的情况,并提出一些问题,如西藏为什么会发生叛乱等等。

5月27日 澳大利亚爱尼?桑顿来信批评我台英语广播不看对象。说《人民日报》上的文章一大块一大块广播,对澳大利亚人来说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例如讲一对男女为了大跃进推迟了婚期,工人农民在一天劳动之后夜里又炼钢。这里的人们是“会以怎样的冷笑的态度来听这样的新闻”。信中还说关于西藏的新闻也是不看对象,“是浪费时间”。

5月下旬对外部召开对外音乐广播工作会议,听取各语言组音乐编辑的意见。大家对举办固定节目《星期音乐会》和系列节目《远方的客人在北京》、《音乐家的新创作》、《中国各民族音乐介绍》等表示同意,并建议开办《中国乐器介绍》、《音乐家介绍》等节目。

6月 毛泽东主席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广播要讲给人家听,不看对象不对,不照顾对象,不吸引人不行。”

6月2日 据新加坡《自由报》报道,印尼语广播节目时间最长的两个国家是澳大利亚和红色中国。这两个国家每天都用印尼语广播两小时半。据非正式调查,澳大利亚和美国广播最受欢迎,第三位是日本NHK,第四位是荷兰国际电台,中国居第五位。

6月5日 梅益局长在编委会讨论对外广播工作时说,要改进对外广播工作,应该从思想问题、作风问题下手。有几个思想问题应该彻底弄清楚:一是对外广播主要是抓质量还是抓数量?二是对外广播如何加强宣传效果?三是依靠谁来办对外广播?他说,为改进对外广播,可以采取如下措施:第一,把有关几个思想问题和如何改进对外广播的方案在干部中来一次鸣放,一方面彻底解决思想问题,一方面集思广益,把改进措施定得更合理。第二,按需要和可能调整节目时间。第三,确定改进步骤,一步步走。第四,集中力量改善新闻评论节目。

接着,6月26日至30口对外部召开四级干部会,讨论对外广播部门的工作和提高节目质量问题。梅益作总结发言。对外部进行了组织调整,取消了中心部,设立新闻编辑部、国际评论部、音乐部。

报告指出,1958年后,领导上没有对广播效果问题予以足够的重视,以致在宣传上不切合对象,不讲究方法,强调“政治”,忽视技巧,注意数量,忽视质量的倾向有了发展。新闻缺乏必要的综合,冗长零碎,听之无味,甚至有的组全部半小时节目只播两条新闻的。外国听众喜爱的音乐节目未被重视。宣传中结论多,事实少。在改进方案中,提出,为扩大影响,争取更多的听众,今后应“以各国政治上的中间分子作为我们的主要对象”。“所有节目要以他们的接受程度和认识水平出发,内容要含蓄,调子要适当,态度要谦虚,工作要耐心细致,多侧重典型事实,多作解释阐明,让他们自己得出结论。”方案还提出,过去以亚洲一些邻国为重点,现在应以亚、非、拉的民族独立国家和正在争取民族独立的国家为重点,其次是北欧和北美。方案提出新闻要尽量简要。过去有关外事活动的报道经常播送大批名单,以后除有特殊需要的和对有关国家的外,一律简化。公报一般不发全文。

6月8日 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岛健藏来我局参观访问。

6月11日 最近新华社驻河内记者陈家保几次来信反映说,越方友人几乎一致认为,莫斯科电台的消息丰富,但有分量的画龙点睛的评论播得少了一些,北京电台的消息比较起来要少一些,但是,经常有很好、很有分量的评论。西藏问题紧张的时候,越南有的部队甚至把早操时间改为收听北京电台广播《西藏的革命和尼赫鲁的哲学》一文。有时晚上报告正在进行,就暂停15分钟,收听北京电台的评论。

6月25日 最近梅益局长在修改对外广播的一篇音乐稿时,作了批语:“对外广播的文艺节目,特别是音乐节目的主要任务是表现我们在艺术方面达到的成就。艺术成就越高,说明了党的文艺政策获得了越大的成就。”“它同时也作为语言节目的调剂,使我们的节目多样化、能吸引人。”“对外广播音乐节目和对内的不同,除特殊情况外,它不应担负任何直接鼓动的任务。”“我们也不要企图在每个音乐说明中宣传党的政策和我国的面貌。有些拙劣的解释反而使我们的音乐节目不能得到应有的效果。”

6月25日 曾在日语组工作过的叶山(日籍)最近给日语组来信,谈到“五一”实况报道,认为总的来讲是好的。从礼炮轰鸣开始到最后,整个节目贯穿着魄力。男女声混播的形式搞得不错,播音很清楚,彭真市长讲话很容易懂,情景描写也不错。他认为“这个节目是把长时间的实况压缩得很短,因此,需要在节目里显示时间的经过,把各个不同时间的特点突出来。”还谈到莫斯科“五一”实况节目有一个优点是,在解说词里有很具体的说明。

6月 中朝两国电台除原互相办有直播节目外,开始定期每月相互寄送节目2次,每次30分钟,

7月2日—8月16日中共中央在庐山连续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我16种外语和对华侨广播的6种方言节目从26日18:30到28日早晨止,各次节目播出公报和决议的简单摘要和详细摘要,先后共135次。从27日上午起到28日早晨止,各语言节目播出27日《人民日报》社论摘要先后共47次。

7月7日 土耳其语组首次播出小型广播剧《第一声爸爸》。这个节目是英语组编写的,角色较多,有4男2女、两个小孩。为此,全体土耳其专家,还有伊朗专家都出动了,土耳其专家瓦尔谈和雅克的两个孩子也参加了演出。虽然只有9分钟,录音却花了两小时,但效果不错。

8月25日 李伍、顾文华、左漠野、董林任中央广播事业局副局长。

8月周新武副局长率广播代表团访问保加利亚。8月6日,中保广播电视协定在索非亚签订。

9月1日今天起调整对外广播节目,调整后,每天对外广播的总时数为46小时30分,比过去增加3小时45分。新节目时间是根据“突出重点节目,统一节目规格,提高编播效率,充分利用现有设备”的三条原则确定的。首先是要办好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民族独立国家的节目,其次是对西欧、北美等资本主义国家的节目,对社会主义国家只寄送节目,不直接广播。重点语言节目为:对印度、巴基斯坦、锡兰;对非洲、西欧的英语节目;对北非、西亚的阿拉伯语节目;对拉丁美洲的西班牙语节目;对日本的日语节目;对印尼的印尼语节目;对北美、西非和西欧的法语节目。

9月7日 北京广播学院成立。该校外语系设英语专业、波斯语专业、西班牙语专业、葡萄牙语专业、土耳其语专业、意大利语专业。

9月7日—11日 社会主义国家对外广播工作第四次会议在莫斯科举行。金照副局长出席会议。这是我国首次派代表与会。会议交流了各国对外广播和互相举办寄送节目的经验。

9月11日 对外部召开翻译工作经济交流座谈会。日语组介绍了工作方法和经验。他们认为翻译既要准确、忠实于原文,又要适合对象国听众使用的语言习惯,让听众容易懂。大家还讨论了人名、地名、报刊名称、科学技术名词的翻译问题。

9月13日—10月2日 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在北京举行。对外广播邀请体委负责人谈这次运动会的规模、意义及新中国10年来体育运动的伟大成就;每周编发一次比赛情况和综合新闻。重点介绍突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

9月30日 本月份收到57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2385封,比上年同期增加36.2%。对苏组在9月第四周就收到376封,其中有一半是祝贺我国庆的贺电和贺信。越南语9月份收到51封,绝大部分为贺信。其他如日本、澳大利亚、挪威等国听众来信也有不少贺信。

10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在新闻方面,及时播出刘少奇在庆祝大会上的讲话全文、各民主党派献词摘要,以及各兄弟国家党政代表团和兄弟党代表团祝词的综合消息。各语言节目还单独播送了对象国家代表团的讲话全文。对国庆典礼,除实况录音报道外,越、朝、日、西、伊朗5个语言组增加了对象国党政代表团的观礼名单,有的还播出录音讲话。播出了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中央领导为庆祝建国10周年撰写的文章的摘要,并把反映10年来各方面成就的另外15篇重要文章编成消息播出。在此期间请了24个国家的35位外宾作访华观感录音讲话。从9月25日至10月5口共编发庆祝活动消息41条,外宾活动消息56条,各国庆祝我国庆的综合消息10条。在专稿中,反映全面成就的占13.5%,工交基建占30%,农业和人民公社占21%,文教、人民生活占22%,民族占6%,其他占2.5%。专稿花色品种较多,有综合报道、广播谈话、特写、通讯等11种形式。专家对此表示满意。工作中注意走群众路线,如国庆专稿中,有10个语言组承担了国内生活组的18篇国庆专稿的编写任务。英语组在9月份自编56篇,创造了新纪录。

10月19日 国家主席刘少奇到中央广播事业局视察工作。

10月 日本听众来信直线上升,10月份达701封,比9月增加59%,比上年同期增加65%,创最高纪录。主要原因是国庆宣传质量高,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自编的《时事解说》、《北京见闻》、《半月一歌》、《点播音乐》等很受欢迎。另,从9月起节目时间从过去2小时15分增加到3小时30分。听众反映“内容充实”、“节目好听”。同时该组寄出2700份节目时间表和意见调查表,收回428份。

同月 10月份收到62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3374件,比上年同期增加87%。听众对我建国10周年宣传反映很好,表示很感兴趣。越南听众说我们的节目质量从形式到内容都显著提高了。朝鲜听众来信遍及民主朝鲜整个地区,对每月两次寄送节目表示称赞,要求增加时间。日本听众反映节目时间延长后,内容比以前充实、丰富,好听得多,认为节目里插播音乐很好。阿根廷一听众说,“北京电台是一颗明亮的星,照耀着我们的太空”。他还说,阿根廷地方电台每天晚上把我台新闻节目录制后再重播,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情况。英国听众布利顿说:“我以前听过你们的许多次节目。但最近人民共和国10周年纪念日使我想要成为一个经常听众。”印尼峇厘一华侨听众说:“听了国庆前后关于10年建设成就的广播,我们抑制不住对伟大的党、伟大的毛主席的敬爱感情,所有这一切对我们是很大的教育,使我们更加热爱伟大的祖国,更加团结一致。”

10月26日—11月8日 全国群英会在北京召开。对外除编发25条新闻外,还编发新闻解说、广播谈话《千万英雄到北京》、《谈谈群英会》、《当前中国经济形势》、《当前良好形势》、《工业支援农业》等,其他专稿13篇,包括大会速写、典型人物介绍等。

11月19日 最近日本岸信介政府在国会猖狂发表敌视中国的言论,暴露出日美“安全”条约的侵略本质。我日语广播从19日至25日共发表6篇评论(两篇为《人民日报》和《大公报》的,4篇为组稿),题目是:《从藤山在国会的发言谈起》、《日本上空的黑云》、《美帝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共同敌人》、《岸信介对中国的所谓静观政策》、《不许日本帝国主义重新抬头》、《美日反动派加紧拼凑东南亚条约组织》等。从11月下旬起,日语广播加强了反对修改日美“安全条约”的宣传,播出了《人民日报》、新华社的评论和日语组编写的12篇时事解说和短评。播出后在日本引起广泛的反应。大分县听众伊美功一说:“听了述评《岸信介对中国的所谓静观政策》之后,了解了修改安全条约的意图”。干叶县高中生冈山听了27日《人民日报》社论《日本正被拖上军国主义复活的道路》之后来信说:“我对《人民日报》的社论特别感兴趣,因为日本电台没有这么详细的阐明,听了广播对美国想把日本变成军国主义的做法,感到憎恨。”日共《赤旗报》12月6日以《中国对修改安全条约的看法》为题发表文章,用很大篇幅介绍了《人民日报》社论和我日语广播评论内容。文章还附地图一幅,说明日美军事同盟的矛头指向中苏两国和东南亚各国。

11月30日 对台湾广播的《听众服务》节目本年播出在大陆的蒋介石集团人员家属信件2123件,包括讲话录音290个。

12月初—19日从12月初以来,印尼发生大规模反华排华事件。12月9口,陈毅外长写信抗议印尼排华活动,提出全面解决华侨问题的三点建议。对外从12月11日18:30分开始播出。最早播出的是印尼语节目,接着对华侨广播的5种方言也陆续播出。随后集中进行反击印尼排华的宣传报道。到19日,对华侨广播共播出有关新闻37篇,专稿13篇。为了加强对东南亚华侨广播,从12日起,每天17:00—17:30增加半小时北京话节目。华侨部自编述评和时事解说稿件有:《正确解决华侨双重国籍问题》、《应当根据两国外长公报原则解决华侨问题》、《华侨正当权益应当受到尊重》、《华侨经济有利于印尼民族经济》、《中印(尼)友好关系不容破坏》、《欢迎遭受迫害、无法谋生或不愿继续留居印尼的华侨回国参加建设》等。我宣传引起印尼政界、军界和新闻舆论界震动。陈毅外长抗议信播出前后共收到印尼华侨听众来信285封,其中谈到排华问题的有59封,泗川华侨锦姓说:“我国外交部长陈毅所发表的三点建议是合情合理的,我们海外华侨完全同意”。泗水另一华侨说,“陈外长的信广播后,成为街头巷尾侨胞们必谈的事。”有些听众听到祖国人民欢迎他们回国参加建设很受鼓舞。

12月19日 对外部制定关于答复听众来信的儿项规定。外办在批示中指出:“处理听众来信是件政治性很强的工作,除了应该区别国家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方式进行处理外,还应该按照听众来信的内容、动机,分成若干类(例如技术问题、友好联系、要求解答我国内外政策,要求解答个人问题,有意挑衅诬蔑等)拟定几条处理原则,再报我办,以便作为解答问题的依据。”

12月23日对外部《1960年业务发展规划》指出,对外广播共有25种语言广播节目,其中20种外语节目(包括俄语节目和对捷、保、民德的寄送节目),5种华语节目,每天播音50小时(寄送节目不计)。根据当前技术设备和干部情况,1960年将新批准2至9种语言广播节目,全年增加25小时。12月26日 从10月初到12月26口,对外广播加强了对国内形势的宣传,共发国内新闻525条,简讯、综合报道、时事解说78篇,专稿149篇,其中反映国内形势的稿件占3/4。

12月28日 关于固定节目问题,局党组、编委会和梅益局长指出,举办固定节目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使宣传逐步计划化和联系听众。因此,节目名称应该醒目引人,形式要生动活泼,内容要丰富多彩,节目时间不宜过长,名目不宜过多,最好能按周安排,便于听众记忆。每天经常有的新闻、评论、通讯、特写等以及临时出现的专题广播如全运会和群英会等节目,都不必列为固定节目。对外广播可以相对固定的节目不外是各种语言通用的和个别语言专用的两类。各部组通用的固定节目名称有:《建设日历》、《新产品介绍》、《城市介绍》、《在人民公社里》、《文化动态》、《体育爱好者》、《中国常识问答》、《故事》、《我们的生活》、《听众信箱》、《听众点播音乐会》、《星期音乐会》等。

12月30日 近一个月来,对外广播把揭露美国的“和平”骗局作为国际时事宣传主要内容之一。从11月20日起的一个月中,共发新闻50条,约占国际新闻的12%;发时事述评、评论、文章12篇(大部为新华社、《人民日报》材料),平均每周3篇。

12月 梅益局长在四级干部会上宣布对外广播编辑部5人领导小组成员名单:余宗彦、何叶、胡懋德、葛雨笠、卢居。

同月我向古巴电台寄送祝贺古巴人民革命胜利一周年的广播节目(还有电视台的电视片)。广播节目内容包括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张奚若的讲话录音和音乐会录音。除夕,古巴起义军电视台播送了两次电视片;1960年元旦,哈瓦那3家电台播出了我寄去的庆祝古巴革命胜利一周年的节目。

本年度共收到97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34483封。

本年度 我在陕西建成120千瓦短波发射机6部、100千瓦短波发射机2部。

本年度起我对外广播在国际上崭露头角,引起各国的强烈关注。据英国BBC历年的调查报告,我对外广播的规模在195(年居于世界第12位,1952年为第11位,1954年为第9位,1955年为第7位,1956年为第5位,从1957年起跃居第4位,仅次于苏、美、英。美国新闻署在1958年初评论说:“从1948年到1955年,中国共产党的播音时间增加了20倍,从每周16小时增加到了317小时,在红色集团国家的广播宣传中仅次于苏联。《纽约时报》1959年报道说,中国“以强大而清楚的信号冲击着东非和中非”。“北京电台对拉丁美洲地区的西班牙语、英语广播激增到令人吃惊的地步”。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说:“、中国列拉丁美洲的广播的内容和数量已经增加到使华盛顿官方不安的程度。”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