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

1月 日本许多听众来信反映,日语节目最近有改进,对1974年的一些新年节目和文艺节目表示欢迎。听众石原纯说:“最近听了北京电台的广播,感到比以前更亲切了。”听众永阶博说:“新年节目中,上海舞剧团《白毛女》三个主角对日本听众的新年贺词,使我们感兴趣。他们访问日本后,为中日友谊做了许多工作,他们是友谊的使者。”听众尾田荣一说:“中国小朋友以樱花为题材唱的歌曲表达了中国人民内心对日本人民的友好感情。”听众森下裕和说:“我听了《中日体育运动的交流》以及中国乒乓球队访问各国的通讯,中国人民对日本人民友好的态度使我深受感动,热泪盈眶。”听众春木一雄说:“1月3日,你们有一篇介绍北京动物园的访问记,使我感到很愉快。我屋子里一直挂了一张北京动物园的熊猫照片。”他说听了节目使他怀念着北京。听众神宫寺敬说:“1月2日,我听了北京重型电机厂幼儿园小朋友唱的日本儿童歌曲《飞吧,风筝》,这首歌唱得很好,新年气氛很浓,听后不禁笑出声来。”听众矢边明男说:“北京电台节目中播送的少数民族音乐很轻快,很吸引人。我们听的十多个对日本广播的外国电台中,北京电台是最亲切的电台之一。”

1月25日 江青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的万人“批林批孔”大会上说:“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1972年访华拍片后制作的电视专题节目《中国》是‘间谍加汉奸’搞的。”作为接待单位的中央广播事业局不断检讨,为此还召开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党的核心小组扩大会,几位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受到不公正的党纪、政纪处分。

1月30日 对外部制订《批林批孔宣传计划》,提出在今后一个较长时间内,要把批林批孔作为重要宣传内容。重点是英、法、俄、日、越南、朝、普通话及4种方言节目。到2月11日,已编发的稿件有:《孔子是什么样的人》、《反动阶级的圣人孔子》、《林彪效法孔子“克己复礼”的政治主张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中国历史上革命阶级的反孔斗争》等10篇(包括社论、评论)、新闻8条。全年发有关批林批孔稿件80篇。

1月30日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批判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影片》,意大利语组当天播出详细摘要,第二天重播全文。对外编发报刊文章17篇。

2月6日—8月10日 中央政治局批准中央广播事业局召开党的核心小组批林批孔扩大会议。会议贯彻江青等人在“一?二五”六会上的讲话精神,主要议题是批判林彪、批判影片《中国》。

2月28日 近一个月来,朝鲜语组播出批林批孔文章16篇、新闻20条、批判影片“中国”的文章13篇。华侨部从1月30日至2月28日,播出批林批孔新闻37篇,专稿21篇。批林批孔稿件在一小时节目中占33%,在半小时节目中占48.5%。

同日 我驻苏使馆对我台俄语节目提出意见。认为我广播说理性不强,批判文章事实不充分,听众不爱听,打开收音机听几句就关掉了。语气也太生硬,听众接受不了。

4月4日—16日 邓小平副总理率领我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邓小平团长4月10日在大会上发言,全面阐述了“三个世界”的理论。我对外播发邓小平在联合国特别会议上的讲话。我台由于准备工作做得充分,7:00的节目就开始播发,是速度最快的一次。

4月19日 保加利亚语广播正式播音。开始是每周3天,每天两次,每次30分钟。1982年9月1日改为每天播出两次,每次30分钟。

4月 由日本九州世界语联盟会长问田直干教授和日本世界语学会事务理事兼国际部长矶部幸子率领的日本世界语访华团在访华期间,向我台世界语组赠送6盘录有我1974年1至4月对日本的世界语广播节目的微型录音带。他们说:“在日本听不到其他国家的世界语广播,因此,北京电台世界语广播影响较大,听众较多,尤其青年学生更多。”他们反映收听情况不稳定,播音速度太快,内容较单调。

5月1日 各语言节目播出首都人民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消息或录音报道。共有24种语言广播用了录音报道。

5月23日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2周年,局强调文艺节目宣传应突出宣传革命样板戏,编好用好《战地新歌》第三集。自1969年以来,我台就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等14个样板戏,编发了英雄人物主要唱段、分场介绍、选段、演员谈体会等稿件。

5月 日本电通(日本最大的广播公司)关于北京电台日语广播的意见的调查报告认为我日语广播忽视广播特点,混淆文字与广播的差别,以为原原本本照念《人民日报》就可以了,没有把文字稿编成符合广播特点的广播节目,听众听不懂,就是语言听懂了,内容还是不懂。说:“日本听众把广播当作享受和娱乐的工具,中国把广播当作宣传的工具,两者距离很大”。他们认为目前的节目只有对中国有一定了解的人才能听得懂。节目内容抽象、教条、理论性强,往往强加于人。选材太窄,有关一般人民日常生活的稿子太少。说播音调子不合日本人的习惯,呆板、生硬。

另,西德听众多恩贝格尔夫妇来信建议德语节目多搞些历史文化方面的内容,少播些政治报道。说“一般欧洲人对冗长的、党的教条式的争论根本不感兴趣。他们想了解情况,但不愿意别人灌输某些条条框框,而是要自己来获得一个概念。”

6月12日 全印柯棣华大夫纪念委员会代表团成员、西孟和阿萨姆的著名作家海孟迦?比什瓦什先生与孟加拉语组的同志在北京饭店座谈。他说:“中国的样板戏、革命歌曲我们听不懂,我们最关心的是中国发生的政治变化,希望多播一些反映中国政治生活的稿件。”

6月 上半年收到听众来信27329封,比上年同期增加19.4%,其中日语增长63.5%,但英、德、阿拉伯语听众来信下降。

9月1日—16日 第七届亚运会在德黑兰举行。我派出记者组,共发专稿57篇,其中自采37篇。

9月27日 中央任命邓岗为中央广播事业局代理局长、党的核心小组代组长。

同日 张振东任中央广播事业局第一副局长。

10月1日 国庆25周年。当天播出游园活动的消息和录音报道。当天的录音报道,对外在报告中提出“争取当天或第二天播出”。姚文元在“争取当天或第二天播出”旁批:“不一定这么急,要搞好。”还规定不要邀请外宾讲话。国庆专稿有:《建立在稳固基础上的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中国怎样实现粮食自给》、《我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发展石油工业》、《中国为什么要发展小型工业》、《中国是怎样消灭失业和安排就业的》、《新中国没有通货膨胀》、《谈谈“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等等。

同日 对中南美的克丘亚语广播正式开播。(该节目于1980年6月14日停办)。

10月3日 我台从上午9:00起核发乔冠华外长在联大发言。主要内容包括8个方面:“关于非洲反对殖民主义问题”,“关于中东问题”,“关于塞浦路斯问题”,“关于南亚次大陆和无核区问题”,“关于柬埔寨和印支问题”,“关于朝鲜问题”,“关于裁军问题”,“关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经济权益问题”。英、俄、日、法、华侨节目一次播完;西、阿、缅节目两次播完,其他语言节目分3至4次播完。一小时节目安排重播。

10月 张春桥在会见巴拉圭共产党代表团时,对方要求对外开办瓜拉尼语广播。张春桥在未向中央汇报,也未和有关方面研究的情况下,信口答应了。原定1977年开办,粉碎四人帮后,1977年1月经中央批准停办。

12月10日 日语组严正批驳日本短波广播电台散布“两个中国”的谬论,该电台来信承认错误并表示道歉。日本短波广播电台常务董事、管理局局长村井修一1973年给日语组的磁带中,有该电台已广播过的所谓“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的荒谬内容。经请示领导后,日语组给村井修一本人写了一封信,严正加以驳斥。12月日语组收到村井承认错误的复信。来信表示遗憾并致以歉意。

12月16日 我举办汉语拼音学习班。主要研究统一我国人名、地名罗马字母拼写法问题,拟定从1975年4月1日起,一些语言节目的呼号“Radio Peking”,改为“Radio Beijing”。

12月29日 国际新闻部提出改进发稿办法,一是取消采编《简明新闻》,改为在早上发一套短新闻供半小时节目用;取消《国际一周》稿,改为《时事综述》,每周1次。

本年度 共收到125年国家和地区的来信61545封,比上年增加33.36%。各语言组来信数量依次为日语组35816封,英语组6253封,德语组5319封,豪萨语组5107封,法语组2735封,华侨部1667封,阿拉伯语组1093封,意大利语组1086封,西班牙语组892封,斯瓦希里语组770封。

本年度 国内部全年共发新闻853条,比上年增加220条;其中国内专稿658篇,比上年增加139篇,其中自采自组87篇,占13%,记者站来稿58篇,占9%,地方来稿26篇,占3%,编发新华社及报刊稿件487篇,占74%。

文艺组全年发稿130篇,比上年增加36篇,其中音乐稿103篇,占78.6%;戏曲稿22篇,占16.8%;文学稿(电影)6篇,占4.6%。

苏东部编辑组建组一年来编采稿件112篇,其中93篇供俄语广播,19篇供东欧各语言组及对蒙广播。并开办了《在人民公社里》节目。

英语组《中国文化》节目全年播出50篇,其中24篇为自采自编他们尝试介绍中国京剧革命和京剧样板戏,共播出10篇,主要采用讲故事的形式把主要演员的唱段穿插其间,配上唱词的英语译文和必要的音响效果,或选一个主题鲜明、内容较为完整的戏剧片断播出,或请京剧演员现身说法,谈京剧革命的意义。

本年度 对外各部组自采自编稿件654篇,其中自采277篇,改编217篇,综合编写55篇;记者站及地方台来稿105篇(记者站70多篇)。文艺组自编120篇,日语组编写《中国话讲座》课本115课未统计在内。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