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

1月1日 新年期间,中心发稿部门和各语言组都准备了大量节目。国内部编发有《新年前夕的北京》、《演员和农民联欢》、《徐平羽副部长谈中国文物保护工作的成就》、《中国年画》、《访问中央民族学院》、《访问北京近郊的一个国营农场》等15篇。日语组有《回顾一年来中日两国人民的往来》、《北京的岁末景象》、《辞旧迎新特别节目》(包括寒山寺的钟声、结合寒山寺介绍、朗诵有关古诗,还有新年贺词、中国人欢度新年情况等)印尼组邀请包尔汉作新年讲话;英语组有《新年晚会》(本组演播的娱乐性节目);其他组也分别邀请知名人士作新年贺词。

1月4日 梅益说,最近简报发表听众来信,特别是俄语听众来信,毛主席都看了。越南语的听众来信也很注意。今后对专家、听众的反应要及时,还有华语节目反应、拉丁美洲听众来信要及时汇报。

1月5日 各语言节目从5日下午起陆续播出《红旗》杂志1963年第1期社论《列宁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到7日上午,英语节目分别对5个地区全文播送16次,俄语节目8日开始广播。

从4日开始在12种语言节目中发出预告:《人民日报》12月15、31日社论及《红旗》第1期社论的广播稿将分别印成小册子,听众可来信索取。这12种语言是:中、英、法、西、葡、日、印尼、德、越、意、阿尔巴尼亚、阿拉伯语。

1月16日 对印度华侨广播增加一次客家话节目和两次半小时普通话节目,共为2小时。

1月22日从本日起,口语组邀请西园寺公一作每周一次的对日本广播讲话,主要讲口中友好和文化、经济交流问题,此计划经廖承志批准。

1月25日《越南之声》电台台长陈林1月18口给梅益写信说,他们决定1963年2月1日起停止转播北京电台越南语节目。经请示外办表示同意。

1月26日—29日 各语言广播从0:00起播出《人民日报》1月27日社论:《在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基础上团结起来》。到29日为止,英语播出37次,西班牙语13次,法语10次,俄语9次,俄语节目临时增加两个新频率。2月6日经请示从晚上起停止播送这篇社论,少数还未播完的播完后结束。到2月6日上午7点为止,英语播出66次,俄语25次,西班牙、法语各20次,阿拉伯语12次,口语、朝语各10次,越南语9次半,葡萄牙语、柬埔寨语、老挝语、泰语各8次,塞尔维亚语、印尼语各7次,德语、意大利语各5次,伊朗、土耳其语各4次,缅甸语3次。

2月6日 日共《赤旗报》7版头条介绍东京出租汽车司机米山淳一年多来经常利用汽车里的半导体收音机让乘客收听北京广播的详细情况,并报道日本各地已有100多个“北京广播收听会”。米山30年前在中国东北铁岭出生,1946年回国。当他知道中国解放后的飞跃发展后,他决定让每天大约40个乘客收听北京广播。据报道,大部分乘客都是第一次听到北京广播,在听到有关日本的新闻时都感到意外。有个学生从有关冲绳那霸市长的选举的广播中受到鼓舞。1961年5月,米山和其他一些司机曾把录有他们收听北京广播的感想的磁带寄给电台。

2月13日 广播事业局为加强对外广播实力,拟分别在新疆和海南岛建立中波发射台,1963年2月8口就此向周总理和中央写报告,中央于今天批示同意。

2月18日 18日起,增加对越南广播时间,每天2次,6:30—7:30,21:00—21:30。

3月12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招待广播局直接参加翻译、广播重要文章的工作人员。周恩来、邓小平、彭真,李富春、陆定一、杨尚昆、邓颖超、伍修权、赵毅敏、张彦等出席了宴会。

3月从去年12月15日开始,北京电台陆续播出《人民日报》和《红旗》社论以后,在各国听众中引起反响。一季度共收到105个国家和地区听众来信68084封,比上年全年收到的来信还多1659封。其中,有87个国家和地区的37748封是听了社论广播后特地来索取文稿和表示态度的。这些来信以亚洲为最多,共22个国家和地区35723封,占94%;非洲为27个国家和地区48封;拉丁美洲为8个国家85封;欧洲(包括苏联)为22个国家1818封;北美和澳新为6个国家74封。3个月共收到越南听众来信34446封、印尼5976封、苏联1072封、日本538封、民德252封、朝鲜187封、法国119封、意大利42封。其余97个国家和地区来信为几封到几十封不等。

同月 日语组试行1小时广播各种节目的时间固定化。要求在一般情况下新闻节目(包括评论、国际专稿等)18分钟、国内问题固定节目20分钟、音乐节目15分钟。其余7分钟作为开始曲、节目预告、结束曲、结束语和技术部门倒天线用。过去虽然大体固定,但每次出入很大,国内报道有时将近30分钟,有时又不到10分钟。

4月5日—4月14日 第27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布拉格举行。这次报道规模超过25届,略小于26届。共发新闻26条,平均每天2条,每条241字;专稿11篇,其中赛前发5篇,闭幕后1篇,新闻一般在赛后一小时左右发出。

4月12日—5月16日 刘少奇主席访问东南亚印尼、缅甸、越南,柬埔寨各国。对外广播对有关重要活动、讲话、公报均作摘要及时广播。刘主席讲话和公报对对象国家发全文。此外,还编发一些配合性专稿。如对印尼编发《两年来中印(尼)人民的友好往来》、《中国翻译出版印尼著作》、《印尼音乐在中国》等;对缅甸广播有《中缅两国人民友谊的发展》、《中缅体育界的友好交往》等。对印尼广播在8天中发消息30条,刘主席抵达、离开和签订联合声明的消息比印尼电台快3小时,联合声明快1小时。

4月27日 首批印度受难归国华侨乘“光华轮”和“新华轮”回到湛江。华侨部派出两位记者参加报道,共编发新闻48条,录音报道、讲话和评论23篇。其中自采《欢声雷动迎亲人》(录音报道)、《血泪的控诉》(录音报道)、《社会主义的祖国是华侨的有力靠山》(录音通讯)3篇,还组织录音讲话21篇。6月6日第二批受难华侨回国,发消息22条、专稿17篇(其中自采7篇)。

同日 中共中央同意中央广播事业局党组关于建立党委制和政治工作机构的报告。广播事业局改为党委领导制后,由丁莱夫任党委第一书记(专职)、梅益任党委第二书记(仍任广播事业局长)。

5月1日 “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录音报道开头用天安门前群众高唱的《国际歌》,最后用北大学生合唱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作结束。文字较简洁、紧凑。音响13段,合唱占5段。由于复制较晚,下午4:30的节目未用出去。主要是稿子变动太大,重印了一次。专稿20多篇,主要有《全总负责人致节日祝贺》、《介绍我国劳动保险和劳动保护工作》、《中国如何保障人民的劳动就业》、《中国的工会工作》、《上海工人新居》、《访问抚顺工人疗养院》、《上海工人文化宫》等等。

同日俄语直播节目每天增加1小时30分钟,从每天9次(每次半小时)4小时30分增加为12次6小时。

5月 北京广播学院印度专家拉玛尼1962年养病期间经常收听我英语广播,并做详细记录和评语。总的意见是,整个节目应当编排得更加生动有趣,少来一些带有明显的指示性的东西。专稿应尽量多样化,题材要丰富。播音速度太快,不够热情。音乐介绍枯燥。在编写方面,缺少严格性和标准化的形式。对新闻的意见是,写法不好,细节太多,抓不住中心,新闻太长,还经常播送长篇文件,不及时。专稿应更广泛地反映中国人民的生活面貌。据此,英语组提出了改进意见。

6月1日 我对西非地区广播的豪萨语节目正式播音。每天两次,每次半小时。规定的宣传任务是:1.增进非洲人民对我国的了解和中非人民友谊;2.支持鼓舞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的斗争;3.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西方国家非常注意我对非洲广播的进一步加强。1962年美国新闻署说:“到去年年初的一年,红色中国把对非洲的广播增加一倍。”《纽约先驱论坛报》说:“对中国来说,非洲是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作斗争的巨大领域之一”美国《亚洲调查》1963年9月号载文说:“自从1956年以来,在北京争取非洲的努力中广播愈来愈占重要的地位。……到1962年,据称北京电台对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的广播比美国之音要清楚得多,这对于美国真是遗憾的事情。”《华盛顿邮报》1963年6月25日也说:“北京电台可以在整个非洲清楚地听到。”英《每日电讯报》1963年11月8日载文谈到在刚果东部收听北京电台的情况说:“收听北京电台的广播毫无困难。……听起来总是像打铃一样清楚。”

6月13日 为播送我党给苏共复信,周总理对朝文翻译问题批示:“朝语请告主管同志与外交部朝文译员一起校正一下,据黄长烨同志谈,我们的朝文系按延边朝语译的,他们听不懂,延边朝语已经满语化了不少,而朝文在本国又口语化了,并引用国际语汇不少,因此,两者距离甚远。外交部译员是平壤标准,而外文出版社、广播事业局多为延边标准。此事必须解决。请承志、姚溱两同志加以解决。”

6月16日 我播出中共中央14日致苏共中央复信。前后连续全文广播了两个星期。英语播出48次(对东南亚5次、对澳新、北美、东西非和欧洲各6次,对印尼7次),俄语24次,越南语16次,法语12次,老挝、西班牙各9次,日语8次、印尼、柬、泰、缅甸语各4次,波斯、土耳其、印地、塞尔维亚语各3次,马来语2次,豪萨语和斯瓦希里语各摘要播出12次。对使馆和华侨广播的普通话节目全文播出15次;广州话11次,厦门、客家话各5次,潮州话3次。

对外播出中共中央给苏共中央的复信和向国外听众寄送了111030本复信单行本以后,各语言组陆续收到许多听众的反映。

6月19日 国外对中苏论战反映和评论显著增多。苏从19日起停止干扰英美的对苏广播,而完全来干扰我国的广播。

6月25日——7月27日 为“争取美帝国主义侵略军撤出南朝鲜共同斗争月”。在此期间,我陆续播出如下专稿:《朝鲜人民自力更生的伟大胜利》、《朝鲜千里马时代的英雄骑手》、《美国侵略军必须立即撤出南朝鲜》、《朝鲜人民祖国解放战争胜利十周年》等。朝语组编写的专稿有:《南朝鲜人民的反美爱国斗争》、《美军在南朝鲜的暴行》、《美国怎样破坏朝鲜停战协定》、《美援怎样破坏南朝鲜经济》等等。

7月17日 梅益传达说,毛主席说播苏共公开信,对内、外都播,而且播出黑体字,要事前训练。

7月31日 根据周总理指示,北京电台24种外语节目和对华侨及驻外使馆广播的5种华语节目,对中国政府主张全面、彻底、干净、坚决地禁止和销毁核武器,倡议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的声明,连续广播3天。

8月1日 我对印度广播的泰米尔语广播正式播音,这是陈毅副总理批准开办的。陈毅7月22日批示:“30分钟节目应有几分钟的音乐文娱节目;还应强调中印人民友谊。”

我开办泰米尔语广播后,合众社立即宣传说“这个行动是另一种迹象,表明北京企图赢得东南亚人民精神上的支持”。英国《外事报道》说“中国透露了对于泰米尔人的新的兴趣”。

下半年 日共中央宣传部发行的《日本的大规模宣传机关》附有《社会主义国家对日广播》一栏,其中谈到我广播情况时说,收听情况在全国范围都良好。北京广播的一大特点是,日本国内成立了“北京广播收听会”。这个组织大约两年前开始成立,其目的在于“收听北京广播,并让别人也听北京广播”。现在各地有110个收听会,一般是以日中友好协会的会员为中心而成立的工作场所或住宅地区。平均每个“收听会”有10名会员。每次征文时都有五、六百人应征,每月听众来信在2000封左右(其中收听会的来信约占一成)。节目内容是丰富多彩的。一般人常听的是《音乐和话题》、《新闻》、《今日世界》(时事解说)、《青年节目》、《日本的旋律》、《中国民族》等节目。

8月2日 中宣部批准广播事业局关于建立和调整组织机构的报告。改变党组制,建立党委会。在对内、对外、电视、局办室、唱片社、文工团分设政治协理员。

8月18日——9月3日 马里国家广播电台台长拉西恩?卡内访华。毛主席于8月27日接见了他。

8月29日 阿尔及利亚新闻代表团一行6人访华(其中团员曼鲁什?阿里昌是阿尔及利亚广播电台副台长),于29日来我局参观,副局长周新武接见了代表团。

8月31日 我局与马里共和国国家广播电台广播合作协定在北京签字。协定第3条规定,双方交换和使用各种材料都不向对方收取任何费用。

9月2日 我局关于在阿尔巴尼亚建立转播台事的有关情况和意见给外办的报告,周总理批示同意。

9月15日 中央批准广播事业局实行党委制和建立政治机构后的干部任命。党委第一书记丁莱夫,第二书记梅益(局长),委员李哲夫、周新武、金照、顾文华、董林(均为副局长);总编辑梅益(兼)、副总编辑金照(兼)顾文华(兼)。对外部主任金照(兼),政治协理员赵光,副主任余宗彦、胡若木、丁一岚、杜波。

10月1日 除当天庆祝活动的录音报道外,在国庆前后,国内部编发专稿16篇。主要有:《钢铁工业一年来的成就》、《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中国的化肥工业》、《中国的橡胶工业》、《中国水运事业的发展》、《新安江水电站的诞生》、《北大荒变北大仓》、《人民公社第五春》、《中国农业科学事业的发展》、《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国庆前夕的北京》等。

在国庆前后,各语言广播共邀请57个国家132位来我国访问的外宾,分别向对象国家发表广播讲话。

11月5日——23日 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在印尼雅加达举行。对外共发新闻89条、专稿23篇。其中关于友好活动、体育比赛和其他方面各占1/3左右。比赛期间,平均每天发稿2000字,开幕消息在一小时内即发稿。

12月2日 中央广播事业局正式实行党委制、政治委员制和建立政治工作制度。局政治部宣布成立。

12月19日 局党委批准对外部部务会议人员名单:金照、左漠野、赵光、余宗彦、胡若木、罗东、丁一岚、杜波。

12月26日 毛泽东主席诞辰70周年。世界各国听众纷纷来信表示祝贺。苏联一位听众来信说:“值此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70寿辰到来之际,祝愿他在马列主义胜利及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胜利的事业中将取得卓越的成绩。”民主德国一位青年把他临摹的“毛主席走遍全国”的画寄来。美国音乐家罗?法尼斯多克为毛主席词《蝶恋花》谱了曲寄来。南斯拉夫一位听众来信说:“当我还小的时候,我就唱过歌颂毛泽东的歌曲。他是中国人民解放的象征、共产主义的英雄。”朝鲜青年工人金龙丰来信说:“毛泽东的名字是那样激动着我们的心,我常常要跑到20里外的图书馆去借《毛泽东选集》。”他一连写了9封信,还寄来了他的成叠的学习笔记。法国建筑工人、天主教徒拉梯欧?皮尔全家收听北京电台广播,他在来信中用晒图的方法画出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像,表示他对中国领袖的崇敬。

本年度共收到143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208534封,比上年增加2倍,首次突破20万封大关。其中,海外华侨听众来信显著增加。1960年收到41个国家和地区的来信3752封,1963年收到78个国家和地区的来信64754封。

本年度 收到各国听众寄来的礼物。其中有贺年信、风景片、听众照片、纪念章、期刊、书籍、唱片等。苏联听众寄来了列宁塑像。老挝寮国战斗部队寄来了战斗英雄传记。阿根廷农民听众寄来麻底布鞋。日本朋友用大红布写上“北京广播是日中两国人民友谊的桥梁”几个大字,周围密密麻麻地签上听众姓名。有的还寄来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斗争游行时绕在头上印有口号的头巾。

本年度 向国外寄发重要文章小册子1514085册。其中,中文281834册,日文171129册,越文721713册,印尼文133134册,英文98498册,法文37666册,德文22046册,俄文14848册,意文13010册,西班牙文16696册,朝文581册。

本年度西方通讯社、报刊、电台和官方机构有关我国对外广播的反应共有59篇,它们来自7个国家的25家新闻机构。在世界许多地区,特别是亚非地区,我广播宣传的影响正日益凌驾苏、美、英对这些地区的广播宣传影响之上。收听北京广播的人越来越多。BBC说当前对外广播时数的头三位是苏、美、中,并说“在20世纪50年代初,苏、美、英在对外广播时数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后来加进了中国。现在它已超过英国,进而和美国相抗衡。”而美国新闻署则又一次确认“在世界范围的无线电波的斗争中,美国每周广播时数仍然落后于苏联和共产党中国”。英国《观察家报》惊呼“中国国土上的远距离发射机可以使他们的广播达到亚洲、欧洲和非洲的绝大部分地区。”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