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

年初 日语广播收到第一封听众来信。这封信是由东京经过新加坡、香港辗转数月送到我们手里的。听众在信中写道:“我通过电波听到了你们的声音,知道在新生的人民中国的大地上,人们欢快地生活着,以辛勤的劳动建设自己的国家……”。

年初 英语广播增加对东南亚地区半小时节目。

年初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和苏联及人民民主国家建立交换文艺节目的关系。

2月4日 国际广播编辑部向中央作了书面工作情况报告,其中提出了对外广播宣传的四项主要方针:1.宣传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人民民主专政的增强和巩固,以及经济和文化建设方面恢复与发展的成绩,使亚洲各国人民了解新中国的现况,认清自己的前途,提高斗争的胜利信心,使海外侨胞更加热爱新生的祖国。2.介绍中国革命工作的经验,以帮助亚洲各国人民解放事业(此条刘少奇批示时删去)。3.宣传以社会主义苏联为首的世界和平民主阵营力量的强大和发展,以及中苏友好的增进,报道亚洲各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人民民主运动和人民武装斗争,以鼓舞各国人民的斗争意志和胜利信心。4.揭露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反民主阵营的危机、恐慌和矛盾及其侵略备战的阴谋,号召为反对帝国主义——首先是美帝国主义而共同斗争。当时,国际广播编辑部主任:左漠野,副主任:张纪明、张化、杜宏、赵节。

4月10日 对东南亚地区华侨广播的广州话、厦门话、潮州话、客家话节目正式开始播音。广州话节目于1958年8月1日、11月21日分别增加对北美洲和东南亚方向的广播。

这一天,越南话、缅甸语、泰语和印度尼西亚语节目开始播音。朝鲜语广播开始试播。其中泰语每天15分钟、其余语言为30分钟,后逐步增加。

从这时起,对外广播开始用“北京广播电台”呼号;对华侨的广播仍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呼号。从此,对国内和对国外的波长分开。

至此,对外共有4种汉语方言和7种外语对国外广播,全天播音11小时,发射机3架,电力80千瓦。

5月 局总编室领导的收音员联络科兼做听众来信工作(在此以前没有专门人员负责。来信由各业务组自行收发、处理。有许多来信没有答复,也无登记)。1951年2月,这项工作转由总编室秘书负责,并建立制度。对华侨广播、日语、印尼语组开始设专人负责听众来信登记工作。

6月25日 朝鲜战争爆发。

7月2日 朝语广播开始正式播音,最初每天1次,30分钟,在朝鲜战争局势紧张时增加到3次。以北朝鲜人民为对象,后改为以南朝鲜为对象,对北朝鲜以寄送节日为主。广播内容:阐明朝鲜人民进行反侵略战争的正义性和中国对这一战争的支持;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宣传重点放在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以及通过加强中朝人民的传统友谊,争取朝鲜反侵略战争的最后胜利。据反映,北朝鲜的机关团体都在收听我广播,朝鲜铁路新闻每天将我广播记录下来。一般听众反映极少。

7月31日 广播事业局有工作人员524人,其中国际编辑部58人。下设对华侨广播科(包括广州话、厦门话、潮州话和客家话)、日朝语科、英语科、东方语科(包括泰语、印尼语、缅甸语、越南语)等。

本年度收到日本听众来信43封。据反映,在日本收听我日语广播的人很多。日语广播不仅在共产主义者中间,而且在进步分子中间有影响。有一位商店老板因为听北京广播的时间到了,竟停做买卖并且把顾客也拉去听。许多人都把北京广播的内容当做口头宣传资料。当日本进步报纸被迫停刊期间,许多地下报纸专人抄收北京广播,并刊登在墙报上。京都大学学生还用录音机录下我广播,然后油印成通讯稿。听众普遍反映,我台日语广播比莫斯科广播亲切。听众还寄来照片、书刊、樱花等。当时日本有收音机1000万架,其中大部为中波,短波仅占1/25或1/40。

泰语广播听众反映调子太高,不适应听众水平,形式呆板,内容生硬,政治性太强。

还收到英语、印尼语、华侨听众来信,但数字不详。

本年度昆明501台两部500千瓦中波发射机、两部120千瓦短波发射机、6部50千瓦短波发射机投入使用。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