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

1月 英语广播增加对驻在朝鲜、日本和太平洋其他地区的美军半小时节目。主要内容是:揭露美帝国主义的欺骗宣传,阐明我国抗美援朝的严正立场和主张。这个节目在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前夕停办。

春 围绕抗美援朝运动,联系形势发展,进行突出的、连续的和多方面配合性报道。着重宣传朝鲜前线的胜利,敌人的狼狈丑态与暴行,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声援。针对有些听众来信要求我们每天播出朝鲜战争情况,除无遗漏地播出战报外,还增播了一些朝鲜通讯。在4月和5月上半月,由于平壤电台播音工作紧缩,我朝鲜广播承担了播出朝鲜国内一般消息的任务。当时各语言节目中1/3以上的内容是有关抗美援朝运动方面的,有的月份甚至多达1/2以上。

4月3日 中波文化合作协定在华沙签订。协定第二条辛项规定:“两国交换广播节目之录音片”。中匈(7月12日)、中德(10月9日)、中罗(12月12日)、中捷(1952年5月6日)、中保(1952年7月14日)、中阿(1954年10月14日)、中越(1955年7月7日)也分别签订了类似的协定。

4月 听众来信工作转由局办室负责,业务上隶属总编室。给国外听众复信已开始附寄收听证。9月,听众来信工作又转由地播部负责,日语组从本月起停止对听众函复,主要是考虑听众安全,而统一用播复。1952年初,我台第一次给听众寄出贺年片,同时对外复信一律附加中文复信(1953年6月取消附加中文复信的做法)。

4月 日语广播连续播出日本人民要求缔结和平公约和反对美国武装日本的签名投票运动,一直到“五一”游行大示威形成高潮。其中包括播出中国各阶层人士给日本人民的支援信件等。在反对美国武装日本的宣传中,除了播出有关对日媾和问题的消息外,还播出了各民主党派庆祝抗战胜利6周年联合宣言、周恩来外长关于美国及其仆从国家在旧金山会议签订非法对日和约的声明、《人民日报》社论《打碎美国奴役亚洲人民的计划》、郭沫若给日本人民的信(还用记录速度播送了1次),以及越南、印度、缅甸等亚洲国家反对旧金山会议的进步舆论等。

4-6月 对华侨广播针对海外侨胞十分关心派遣马来亚难侨调查团的问题(1950年底,英国殖民当局在马来亚大肆迫害华侨,我外交部曾就此发表声明后决定派调查团进行调查),反复播送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人熊瑾玎答新华社记者问,并根据听众来信写了一篇海外华侨拥护调查团赴马的综合报道。同时,在答复听众来信中,反复说明祖国人民对于海外侨胞处境的关怀,调查团因英政府不发入境签证而未能成行,但将继续争取前往,并且希望侨胞们加强团结,为反对迫害和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而斗争。

一个时期以来,由于海外反动报纸和蒋帮残余分子的造谣,海外一部分华侨对国内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问题存有某些疑虑,纷纷来信表示关怀、询问,甚至责备。针对这种情况,对外广播除选择一部分有关消息和通讯外,还根据中央关于土改的报告、土地法、对华侨土地财产处理办法等,以答复听众来信的形式,反复进行了宣传和解释。此外,还邀请侨委会何香凝主任委员、司徒美堂委员等对华侨听众作了关于华侨投资、侨乡土改等问题的广播讲演。

4—9月 编辑部第二、三季度工作总结指出,宣传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有关新中国经济、文化建设与新气象介绍得不够,如日语组8月份新闻中,经济建设内容仅占2—3%,专稿则没有。对华侨广播,第三季度发稿中,生产建设仅占10.2%。其次是,广播内容不生动,报道面窄,有些新闻只有骨头而没有肉,或者是不简洁而不适于口播,或者是缺乏必要的背景说明而不易听懂。文章一般都比较长,文艺节目太少。第三,调查研究敌人的宣传和了解广播对象国家的情况做得很不够,针对性不强,战斗性不够。第四,照顾特定对象不够。如对东南亚宣传中有关东南亚的内容仅占2%强。第五,国际新闻取舍标准不够明确。

5月1日从这一天起,各语言节目在播音结束前征求听众对广播的意见。

5月23日 《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字。对此,各语言节目均做了突出的宣传。对班禅、阿沛等来京、献礼和欢宴,特别是协议的签字以及各方面的庆贺,均作了连续报道。

5月22日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就联合国大会非法通过对我国和民主朝鲜实行禁运的美国提案发表谈话,指出这是联合国大会继非法通过诬蔑我国为侵略者的可耻提案后又一破坏联合国宪章的非法行动。对东南亚广播节目中播出揭露美帝国主义对东南亚各国进行经济与军事侵略的稿件。如刘宁一给亚洲与远东社会及经济委员会的备忘录》摘要、《论美帝的东南亚经济结合体》、《美帝在泰国的备战活动》等。

7月1日 中国共产党成立30周年。各语言广播在“七一”前后,除播出有关消息外,全文或摘要播出刘少奇在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以及彭真、陆定一、陈云、李维汉、邓小平、胡乔木等领导人的文章。

7月10日 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举行首次会议。在谈判期间,对敌宣传斗争更加尖锐,报道时间性的要求更加严格。各语言广播及时地、无遗漏地播送了有关谈判问题的消息、评论、综合报道,宣示了我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诚意,揭露和抨击了敌人阻挠和破坏停战谈判的阴谋。

8月1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24周年。各语言广播播出了《共产党领导着我们向胜利前进》、《在井岗山上》、《“八一”的光辉照耀着南昌城》、《中国人民怎样打败了日本法西斯侵略者》、《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强大无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中国工农红军为榜样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不可战胜的力量》等文章。

10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周年。各语言组播出了阅兵典礼和群众游行的实况录音。国庆期间播出的专稿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两周年》、《两年来新中国财经工作的巨大成就》、《两年来新中国重工业的恢复与发展》、《两年来新中国纺织工业的恢复与发展》、《两年来新中国农业的恢复与发展》、《两年来新中国轻工业的恢复与发展》、《两年来新中国铁路建设的成绩》、《两年来新中国文教工作的成就》、《新中国的人民电影事业》、《两年来新中国卫生工作的成就》、《两年来新中国的水利建设成就》、《新中国的林业》,以及各阶层人物的谈话、参加国庆典礼的战斗英雄、劳动模范介绍;各民族团结发展和少数民族生活的改善等。此外,还邀请参加我国庆典礼的东南亚国家的和平运动人士发表广播讲话。

10月下旬 中央台首次印制对外广播节目时间表1万份,通过我驻外使馆、侨委会、国际新闻局等机构发出,并直接寄给东南亚各国的群众团体、报纸及听众。

10月 中央台制订《编辑部暂行工作制度》共12章72条。其中规定总编室接头会每天一次,汇报情况,布置当天工作。编委会每周一次,由总编辑主持,传达和研究时事政策问题、讨论和布置工作。必要时得吸收非编委同志参加。编委会决定事项,除拟由书面通知者外,各编委应于会后向其负责领导之各组传达。组务会每周一次,编辑部全体大会每季度举行一次。

10月23日—11月1日 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对外广播除编发大会新闻、毛主席的开、闭幕词及有关决议外,并陆续全文或摘要播送了周总理、陈云、郭沫若副总理的报告。

11月15日 对外广播开始播送侵朝美军俘虏的讲话录音。美军战俘通过广播向自己的家属讲述他们在战俘营中受到的人道主义待遇,揭穿了美李集团捏造的所谓朝中“虐待”战俘的谎言。这样的广播内容不仅战俘家属关心,一般外国听众也有兴趣,几乎轰动了整个美国。新西兰一位听众主动录下200多个战俘的广播讲话,转寄给他们的家属。

12月28日 国际广播组织吸收我国参加。国际广播组织是一个由捷克发起的进步性国际组织,其宗旨为联络同业感情,交换经验,为和平而斗争。参加者有苏联、乌克兰、捷克、民主德国等十余个社会主义及新民主主义国家。自1950年9月以来,该组织曾通过北京捷克大使馆3次邀请我国参加。1952年3月我致电该组织宣布指派李强为正代表、梅益为副代表、承诺每年付会费100万捷克克朗。1952年4月28日,新华社驻捷分社吴文焘代表广播局出席国际广播组织第21次理事会。

本年度 共收到18个国家和地区的听众来信650封。和上年比较,增加了缅甸语、朝鲜语的听众来信。来信的国家和地区有:印尼、日本、缅甸、马亚西亚、泰国、英国、爱尔兰、苏格兰、印度、瑞典、民主德国、丹麦、法国、挪威、联邦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

日语听众来信为141封,比上年增加两倍多。听众铃木来信说:“我有时感到陷入孤立,但一听你们的声音……孤立感就消失了。”正在养病的冈村等人来信说:“北京广播是我们力量的重要源泉,医药是次要的东西。”后泽听了《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广播说,他:“感动得哭起来了”。听众宫本听了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的胜利消息因为太高兴,跳了起来。当时有的日本朋友还在油印小报上登载了我台日语广播消息。

朝鲜的前后方听众,在战局紧张时,非常注意收听北京广播,有关前线捷报和抗美援朝消息,给朝鲜军民以很大的鼓舞。朝鲜中央通讯社和旅日朝鲜侨民都曾经来信表示感谢。

越南解放区和敌占区的爱国分子,听了我播出的英模事迹后,推崇他们是越南工农兵的学习榜样。印尼和缅甸的进步报刊,经常刊登我台广播的新闻和述评。印尼听众来信1951年比1950年增加1.5倍。英语广播在全世界都有相当多的听众,当我们播送美军战俘的讲话录音时,美国一家电台也转播了。而且还有记者把消息传到美俘家属那里。南洋各地的华侨报纸经常刊登我广播的华侨家乡消息,很多华侨来信表示热爱祖国,有的还寄来捐款慰劳志愿军。

本文引自《中国国际广播大事记》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