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郑治):七月初,在南苏丹独立两周年之际,我有幸走进了这个曾经饱经战乱但最终获得新生的世界最年轻的国家。现将见闻点滴与各位分享。

“危险”国家

南苏丹位于非洲东部,人口约1100万,与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乌干达以及苏丹等国接壤。

该国普遍使用英语,基督教盛行,正是因为语言和宗教上的不同以及其他多种因素,使其最终在2011年7月从主要讲阿拉伯语、信奉伊斯兰教的苏丹独立出来。

独立以来,南苏丹政局基本稳定。但是,经济困境、贪腐横行以及与苏丹悬而不决的领土争端等内忧外患使得反政府武装在该国部分地区日益猖獗,与政府军的冲突已在近月致数百人死亡。

虽然在行前,我了解到首都朱巴地区的安全是有所保障的,但当看到TRIPADVISOR网站(全球排名第一的旅游点评网站)南苏丹页面上美国国务院对本国公民的安全提示时,心中还是不免一颤。该提示大意为:“前往南苏丹危险,强烈建议避免进入该国。”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初到见闻

从内罗毕出发,经过大约一小时飞行后,飞机降落在朱巴国际机场。

虽号称国际机场,但这里尚未安装行李自动传输带、行李检测等设备,因此狭小的到达大厅内的上百人,只能耐心地等待机场员工手工搬运行李,之后再由海关人员逐一开箱检查。检查过的行李箱上,会被划上一个记号,这样才能允许出机场。此等场景,平生第一次见到,心中不由暗自感叹,确实是到了最年轻的国家。

独立日期间的朱巴,街道被打扫得干净整洁,大幅独立日宣传海报随处可见,悬挂着国旗的私家车和满载庆祝人群的皮卡不时驶过。

南苏丹人给人的感觉是淳朴、友好,常常会对外国人报以热情的微笑。

在各大主干道上,因为缺乏交通信号灯等现代化通讯设备,身着白色制服的女交警只能用吹口哨来指挥城市交通,不过也管理得井然有序。

这里没有正规出租车,出行只能依靠“摩的”和类似国内金杯车的小巴士;市区内,不少新建建筑正拔地而起,但低矮的砖房、铁皮房目前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窥豹一斑,人们很容易就能从这些细节发现年轻的南苏丹与世界其他地区仍然是存在不小的差距。虽然,朱巴处处洋溢着的喜庆与自信也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付费拍照

南苏丹或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需要付钱才能拍照的国家。早在此前,就听媒体同行提起,在朱巴,如果没有获得该国新闻信息部颁发的“拍摄证”,任何外国人是不能在街头随意拍照或摄像的。

到达朱巴第二天,我就前往新闻信息部,准备领取“拍摄证”,却被告知收费50美元,有效期7天,过期之后还想拍摄,则必须再交费才能续期。

随后几天在街头拍摄时,不时会有便衣上前查看证件;他们甚至会查看拍摄内容,并坚持让删除他们认为不妥的相片。

“五星酒店”

在朱巴,我入住的是中石油下属的一家宾馆,收费180美元一天,包含三餐,但综合条件却不如国内100元人民币的普通招待所。据说,这里已经是相邻的板房酒店“北京饭店”的升级版,因为中石油宾馆在板房结构的基础上,用砖石进行了加固。

“北京饭店”历史悠久,在南苏丹可谓大名鼎鼎,虽然有不少房间是活动板房,但直到今天,也是该国最高档的酒店之一。能比“北京饭店”更好,中石油宾馆因此当之无愧地被戏谑为“五星酒店”。

其实,宾馆价格的高昂,也从侧面反应出南苏丹所面临的发展困境。南苏丹98%的财政收入来自石油行业,而南苏丹独立不久,即停止了石油生产。这使得国内电力短缺,市政供电根本得不到保障。据了解,“北京饭店”每天仅用于发电支出的费用就高达2000美元。这意味着,入住率低的时候,酒店还将亏本运营。

未来之路

毋庸置疑,独立两年后的南苏丹,面临的挑战仍然是现实而具体的。但是,大多数在这里开拓的中国企业,对它仍然充满信心。不少见证了南苏丹成长的人都告诉我,两年来,南苏丹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集中体现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

此外,有人认为,南苏丹发展的滞后,从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它巨大的发展潜力。比如,南苏丹国土面积60多万平方公里,全国规划的全国液化路面高达7000多公里。但现阶段,建成的总里程尚不足400公里。

此外,有少量中国企业和个人开始在南苏丹从事农业开发等工作。

南苏丹阳光充足、降水充沛,尼罗河贯穿全境,再加上中国在农业技术方面的优势,这里农业发展潜力很大。

用中国驻南苏丹大使馆张翼参赞的话说,“农业将很可能成为南苏丹除石油之外,另一个支柱型产业”。

来源:《CRI记者》杂志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