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枪击事件采访纪实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郑治):2013年9月24日晚,随着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宣布“战斗结束”,肯尼亚内罗毕韦斯特盖特商场恐怖袭击事件终于暂告段落。

此时,距离我21号事发当天傍晚抵达现场展开报道工作,正好过去三个昼夜。

对我而言,那一刻的心情确是非常复杂的,可谓“兴奋”与“忐忑”等情感交织。兴奋,是因为我为自己在关键时刻迸发出的“战斗力”感到满意:在过去惊心动魄的72小时里,吃住在现场,总睡眠共计不足5小时,共发回5篇中英文录音报道,与后方进行5次直播连线;忐忑,是感觉报道或是连线中存在不少遗憾,很多环节原本可以做得更好。

在此,我愿将自己在本次突发事件报道中的经历和体会与各位同事分享,以资共勉。

最初获悉韦斯特盖特商场遭遇“武装袭击”的时候,我正在距内罗毕两小时车程的纳库鲁市采访。当时得到的消息与“恐怖袭击”无关,而是劫匪用手榴弹和冲锋枪“抢劫”韦斯特盖特商场,已造成多人死亡。此前,虽然肯尼亚国内曾发生过武装抢劫商铺的事情,但是,此类事件发生在安保严密的首都高端购物中心,实在让人没想到。

潜意识中我感觉到,事情应该不仅是抢劫那么简单。于是我一边与后方编辑部联系,一边调转车头往现场赶。

下午6点,我抵达事发现场。当时,无数军警已在商场外严正以待,装甲、消防、急救等车辆均已部署到位,肯尼亚军方的直升飞机则在上空不断盘旋。

在商场正对面的停车场里面,多名埋伏在那里的肯尼亚军方狙击手神色凝重;不少记者都已穿上了防弹背心。这一切都加剧了现场的紧张氛围,也印证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当时商场内却是异常平静,警方并未对其完全实施封锁。在警方的默许下,我和几名记者弓着身子、试探性地到达了商场正门入口处,试图进入获取第一手报道素材。

但就在我们准备进入的瞬间,密集的枪响突然从商场传出,有一刹那我甚至感到子弹就从耳边飞过。“GO DOWN!” “DOWN!”这个情况显然也大为出乎在场军警的意料,他们一边大叫“趴下”,一边向我们冲来。

事实上,在枪响之初,我已本能地飞扑到了地上(只是体重和技术均不达标,摔破了右手掌);与此同时,我也本能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录音设备,趴在地上把现场声全部录了进去。事后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不免惊出一身冷汗。但在当时那一刻,拿到现场最真实声音所带给我的欣喜却压制住了恐惧,这些音响在随后的报道中运用到了所采写的第一篇录音报道的开头。

此后,肯尼亚警方意识到了事态严重性,最终决定封锁商场,并将包括记者、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以及人质家属等全部转移到离商场一街之隔的一个印度社区里面。也就是在这里,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在不时传出的枪声和爆炸声中随时紧跟事态的发展,度过了三个不眠之夜。

在此次采访中,我有两点体会。其一,与后方保持密切沟通尤为重要。我在现场虽然可以第一时间获取各种信息,获得最主观感受,但报道思路却是有限,在纷繁复杂的信息面前有时甚至会有不知何从下手的感觉。此时,与后方沟通就变得尤其必要。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后方的策划和提示,我会如此顺利地完成这一系列采访报道。此外,在必要时可与后方就采访任务进行分工。当时我人在现场,对于现场以外的采访很难完成,对此后方非常理解。于是,我向后方提供所拥有的采访对象名单,比如使馆相关负责人、华联会长、中国餐馆、超市以及旅行社老板等,待后方确定人选后,我先电话与其简单沟通,再由后方直接从北京机房进行电话录音采访。实践证明,这个模式非常高效,现场内外不同人物音响结合,也使得节目的专业性、可听性大大增强。虽然我是只身在前方单兵作战,但与后方专业团队的随时沟通却让我时时感受到团队的力量。

其二,在现场大胆尝试脱稿直连。此前一年多的驻外报道中,我所完成的连线报道绝大多数都是录连。一方面有时差因素;另外一方面,我主观上也愿意录连,因为录连可以最大程度地掩盖自己的“四川普通话”。不过,在本次突发事件报道中,在事态发展瞬息万变的情况下,尤其我又身处现场,我意识到,不但录连不可能,哪怕是事先写好串词的直连,也定会大大降低连线质量。

此外,当时现场云集了无数世界各国媒体记者,我发现,国外广播和电视记者几乎都是无一例外地脱稿直连;而不少记者讲英语时则带有很重的口音。这也进一步坚定了我脱稿直连的决心。当时我的做法是,将所有信息要点以关键字的形式记录下来,同时将最重要且拗口的关键句子整句记录下来,在连线前半小时反复练习,并理清思路,确保讲述时逻辑清晰。

事后发现,当时我在现场做的直连,流畅程度和普通话发音虽低于以往完成的录连,但是可听性、真实度和现场感却胜出很多。在我看来,更为重要的是,在报道这个不断发展的事件的过程中,我通过多次直播连线,不断让国内受众获得最及时、准确的信息,第一时间确保了来自现场的“国际台的声音”。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系列直连中,我在遣词造句、用语连贯性以及逻辑性方面所存在的问题也暴露无遗,急需改进和提高。或许,最好的方法应是在平时的日常报道中,就刻意脱稿,让直连成为常态、成为习惯。

现在,距离本次突发事件报道已过去一月,现场的一个个片段仍会不时出现在眼前。从凌晨三点在雨中与后方连线,到蜷缩在汽车驾驶室里奋笔疾书;从最初惧怕枪声,到后来将枪声当作鞭炮声;从惧怕直连,到爱上直连。在肯国的这三个昼夜里,我收获了工作以来不曾有过的收获;肯国的三个昼夜之所以难忘,更为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寻找到了强烈的职业认同感。

来源:《CRI记者》杂志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