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比锡世界技能大赛见闻

2013年7月2日,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在德国莱比锡拉开帷幕。这场为期四天的“世界技能奥林匹克”吸引了来自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千多名选手前来参赛。作为第二次参与世界技能大赛的国家,中国政府亦十分重视,从2012年就开始全国选拔,并最终选出了26名选手参与本次比赛22个项目的奖牌角逐。虽然中国代表团最后仅斩获了一枚银牌、三枚铜牌,但是对于仍在快速发展的中国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激励,让我们看到中国的技能水平与世界的差距,尤其是邻国韩国。

“技能强国”的韩国

世界技能大赛每两年举办一次,由22岁周岁以下(联合制造和机械电子学为25岁周岁以下)的年轻人参加,是角逐将研究开发成果用产品展示的技能技术和部分服务业成熟度的综合大赛,也被称为世界职业技能界的“奥林匹克”竞赛。本届世界技能大赛,韩国队共派出41名选手在37个领域展开角逐,最终获得了21枚金牌、5枚银牌、6枚铜牌,总成绩排名第一。这也是韩国继2007年日本大赛、2009年加拿大大赛以及2011年英国大赛之后,在2013年的德国莱比锡第四次拿下了世界技能大赛的总冠军,韩国也因此成了现在当之无愧的“技能强国”。然而韩国能有今天的成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与其政府持续推动的“技能强国”政策有很大关系。

1967年,韩国第一次派团参加当时在西班牙举办的第16届世界技能大赛,成绩平平。此后,韩国政府马上看到了本国与世界的差距,开始在国内积极推动“技能强国”政策,鼓励年轻人学习技术,并提高技术工人的地位和待遇。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韩国现在已经成为不少高技术含量产品的制造国,这也为韩国产生三星、LG等强大的企业提供了现实基础。尽管目前韩国在世界技能大赛上的表现已经十分优异,韩国政府仍然十分重视对这项比赛获奖选手的鼓励,甚至对获奖选手奖励高额的奖金。据介绍,大赛金牌得主将可获得67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6.3万元)的奖金,银牌得主可获3360万韩元,铜牌得主获2240万韩元,可谓十分诱人。韩国媒体更是派出最大的媒体团队,积极宣传报道选手的表现和战况。而相比之下,中国目前显然对技能技术的重要性认识还不够,各方的重视程度比较一般。

职业平等的德国、瑞士

与韩国等国通过嘉奖鼓励青年学习技能的方式不同,在德国、瑞士,技工们更多是出于自身的兴趣选择自己的职业。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在中学教育中实行双元制,提供了技术分流和学术深造的两种选择。这就为社会提供了两类人才:一类是熟练工人;一类是学术人士。在这里当工人甚至包括农民,也是需要有资格证书的,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学习和考核。而德国、瑞士等国平等的职业观念和地位,让人觉得工人不是一种受歧视的职业,国家也保障了工人与职工基本平等的待遇和保障,在某些地区,工人甚至会有比一般职工更好的待遇。这种职业公平的保障,促使青年更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岗位,而不是一窝蜂地上大学。虽然英美等国常常批判德、瑞等国不重视大学教育,大学教育普及率相对较低,但是如今欧债危机下,德国、瑞士也得益于自身独特的教育体系,保障了本国有更多的熟练工人,以满足社会的需求,同时也提高了就业率。在欧洲各国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重视实体经济发展的德国,就业率节节攀升,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德国的成功,也促使它现在积极地在欧盟境内推广本国的双元制教育体系。这对中国其实也是一种启发,如何能更好地解决目前“用工荒”和“大学生就业率低走”的困境。

“技能强国”丰满“中国梦”

本届技能大赛,中国除了派代表团参赛外,还邀请了很多职业教育人士前来参观观摩。记者在会场碰到了江苏省盐城技师学院院长吕成鹰。她讲述了在现场看到的让她印象尤为深刻的一幕:由于比赛的所有项目对外开放,每天都有不同学校的中小学生前来参观。在赛场设置的“试一试”区域,20多位小学生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合力给一辆小汽车焊接了一扇门。“这种从小潜移默化的技能教育在国内不可想象。”

吕成鹰感慨地说,由于这两年国内高中生源下降,很多本三院校都招不满,职技院校就更难了。德国的高中生只有25%左右接受普通高校教育,75%的学生上职技院校。而且,德国的法律赋予职业证书与普通学历证书同等地位,很多高级蓝领的收入高于白领。反观国内,却是两套评价体系。很多拥有多项荣誉、曾经给企业创造或节省几百万上千万元价值的技能大师,其工资收入也只是与企业中层领导干部齐平,以至于在家长中形成了宁上三流本科不上一流职技院校当工人的观念。在这种观念引导下,一流技术工人的产出率必然越来越少。吕成鹰建议,在大学生就业难的当下,相关部门应出台实实在在的政策措施,引导和鼓励更多的年轻人走技能成才之路。

的确,中国目前出现的“熟练工人用工荒,高薪仍然请不到人”和“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无经验无能力成职场菜鸟”等现象都表明,我们目前的教育体系需要一定的改革,才能满足当下来自社会的要求,否则,目前的这种困境只会继续发展,并最终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前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也应当像韩国那样,有一个“技术强国梦”,而这个梦其实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只有实现了“技术强国梦”,“中国梦”才能更快实现。

来源:《CRI记者》杂志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