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DJ 的角色和音乐节目主持

作者:王璐

1989 年,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北京FM91.5 上开播的大时段欧美流行音乐节目《Easy FM 轻松调频》标志着内地音乐广播的开端,“轻松调频”也渐由一档备受欢迎的栏目的名称而发展成为该频率的呼号,进而成为多领域的注册商标。25 年后的今天,尚没有准确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多少套无线、有线、在线音乐广播,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论国内国外,音乐节目因其良好的投入产出比而成为最为常见的电台内容类型。

专门的音乐广播出现以前,内地的音乐类电台栏目更符合专题栏目的特点,当年的《每周一歌》等能清楚地听出从文字编辑到播音、合成的分工合作,介绍国外音乐的节目则更多地以单期选题的形式出现,翻译、撰稿、播音、制作等流程分得更细,语言占据较大篇幅,歌曲常常不能播完。

音乐广播作为单独的门类出现后,绝大多数栏目的播出周期从每周变为每天,时长也由专题年代的以分钟计大大延长为以小时计。节目量的大幅增加和鲜明的伴随性特点导致音乐节目的主持风格演变成为编辑兼主持及直播即兴主持。这个从先写稿再播音到以主持人自由表达为主的演变过程,是以很多来自欧美国家和港台地区的同行作为学习对象逐步实现的,该过程的一个出人意料的副产品,是DJ 一词在公众中和播音主持界的乱用。

一、DJ 不是主持人的统称

DJ 指的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职业和操此职业的人,和汉语中的“主持人”一词不具有相同的内涵和外延。

中文的“主持人”按平台和工作内容的不同,对应不同的英文称谓,如announcer,presenter,host,emcee,radio/TV personality 等词,内涵相对广泛,基本用作统称,前面可加上不同媒体形态和场合做定语。

announcer 确指“播音员”,除了广播电视平台外,也可用于称呼在集会上或公共场所宣读注意事项和广播通知的人。presenter、host 和announcer 前面加上平台定语后,身份将被进一步标定,如radio/TV presenter 或radio/TV host,即指“广播/ 电视主持人”。英文单词一词多义,不进一步明确可能导致歧义或概念不清,如host 一词也有主人、东道主的意思,而presenter 一词在颁奖典礼语境中具体指的是“颁奖人”,典礼主持人用host、emcee 或者moderator 更准确。而会议、演出、活动、典礼等仪式流程的主持人称为emcee 或者moderator 更确切。Emcee 也做MC,是根据MC 一词的发音延展而来的拼写。MC 是masterof ceremony 的缩写,若直译则意为“仪式主管”。radio/TV personality 中的personality一词直译为“人物”,和平台定语结合后,可用来统称包括新闻播报、音乐赏析、谈话互动、体育新闻、天气和交通信息等不同节目的播音员或主持人,只是因为radio/TV personality这一称呼音节过多,表述不便,更多用于书面表达和较为正式的介绍,语感上比其他称谓明显“高大上”。

除上述内涵较广的统称以外,广播电视主持人根据所负责栏目的性质和工作方式的不同,还可进一步细分为以下工种:

新闻主播、播音员:anchor( 主播),newscaster/newsannouncer/newsreader(新闻播音员)。其中anchor 按性别又可细分为anchorman(男主播)和anchorwoman(女主播)。新闻事件、体育赛事、天气情况等栏目的评论解说员:commentator(评论员)。

访谈类栏目中直接承担提问和采访嘉宾工作的主持人:interviewer(采访人,提问者),该词也可用于称呼平面媒体的采访人;该词和reporter(记者)一词略有不同。

评论、辩论、评比、竞赛栏目的主持人和评论员:host/moderator(主持人),panelist(评论员、嘉宾评委)。

专题片、纪实栏目的讲述者或旁白播音员:narrator(讲述人)。

音乐节目主持人:电台音乐节目主持人称为DJ,电视音乐节目主持人则称为VJ。DJ 这一角色在西方由来已久,有时也按读音拼写为“deejay”, 是“disk jockey”(直译为“唱片骑师”)的首字母缩写。后来随着上世纪80 年代音乐录影带和音乐电视的大量出现,又派生出了VJ 这个词,即“video jockey”(直译为“录影带骑师”),专指在电视栏目中介绍和播放音乐录影带的主持人。

DJ 也分两种:一种是电台音乐节目主持radio DJ,另一种是在聚会上或其他公开场合提供符合特定需要的音乐播放服务的DJ,也叫club DJ 或者party DJ。欧美很多有名的clubDJ 和电台无关,其身份更像艺人,可以独立出唱片,也可能应邀给大牌艺人提供混音制作服务,严格地说属于音乐产业的从业者,而不是大众媒体上的传播者。

DJ 没有科班业余之分,一般都是自学成才,互联网兴起、出现DJ 在线培训课程也不过是近几年的事。国外很多DJ 甚至没有高等院校受教文凭,但有海量唱片收藏,对音乐痴迷,有一定的创作能力并能以此作为全部或部分收入的来源。

在众多主持门类里如果横向对比,DJ不是一个以“ 严肃性” 见长的角色, 因此即便是主持《全美流行音乐排行榜》(AmericanTop40》和《美国偶像》(AmericanIdol》的Ryan Seacrest,其正式身份介绍里的用词也是“radio personality,televisionhost,producer”,即“电台主持、电视主持、制作人”,而没有使用DJ 这个内涵窄而具体的标签。

如果一个人只是有一份和话筒直接打交道的工作,但既用不到唱机搓盘,也不专门主持电台音乐节目,就不应自称DJ。

二、音乐节目主持

音乐节目的主持鲜有教科书做引导,但有一些基本规律和原则可循。

1. 尊重音乐 尊重受众

优秀的DJ 不一定胜在口才,而在于他/她的音乐知识和对待音乐与受众的态度。正如事实和观点是新闻评论节目的核心,嘉宾是访谈节目的焦点,音乐才是音乐节目的主角,受众需求是主要的行为标准。DJ 的作用是为受众提供欣赏音乐时可能需要的辅助信息,分清主次、不喧宾夺主是对音乐和受众最基本的尊重。

不论DJ 有多精辟的见地,不能在一首歌曲前奏结束、人声表演开始前结束讲话都是主持大忌,不应用有人声表演的音乐做背景乐,更不要模糊了自己的身份而在所主持的栏目里秀唱功。主持古典音乐节目尺度更严,应绝对避免在播出作品的时候开腔讲话、或者因为时间所限导致作品播出不完整。忌讳像对待背景乐一样随意将一首作品淡入淡出以配合DJ 说话,对一首值得推荐的歌曲,尊重其歌词、间奏、副歌、收尾,与喜欢诗歌的人尊重词赋的结构和完整性同理。

DJ 主持提供的信息类型和信息量的多寡,反映出不同音乐栏目的风格定位和所想表达的个性态度。比较突出的例子是2009 年起北京音乐广播在下班黄金时段推出的《就听好歌不听话》,栏目DJ、包括明星嘉宾DJ 的主持,除了播报曲名、演唱者、出品年代以外几乎“零添加”。派对和Lava Radio 等在线电台的DJ更是完全缄默于幕后,只通过音乐作品的取舍和编排来展现节目个性。越是这种通过音乐来“说话”的DJ,越能反映其知识经验、鉴赏水平和编排技巧。

对音乐的品鉴是一种很主观的行为。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创作,其好坏并不存在一套绝对的量化标准。音乐作品在广播节目里的编排也没有标准答案,但尊重规律和常识将有助于提高节目的可听性,给目标受众带来更好的收听感受。

(1)保持音乐风格的清晰和稳定性。

音乐和喜欢音乐的人是按风格口味分“派别”的。音乐风格杂乱无章将直接导致栏目定位不清,无法有效地凝聚受众。

电台的音乐编排无外乎两种执行模式:一种是在频率层面统一制定策略、由系统自动排单,另一种是交由音乐总监或各栏目DJ 进行人工挑选。两种模式都要回答一系列的策略问题,最主要的参数是音乐风格,大致分为流行、古典、摇滚、民谣、节奏布鲁斯、嘻哈、说唱、爵士、乡村等等。一家有鲜明特色的音乐电台或栏目,通常会根据市场情况和自身特点,或主打一种、或综合两至三种音乐风格的作品加以编排播放,常见流行和摇滚、流行和民谣、布鲁斯和爵士、嘻哈和说唱等在同一栏目或同一个类型化音乐电台中作为主打出现。需要指出的是,当代流行音乐领域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拒绝传统标签、融合不同风格的跨界作品,比如沙拉·布莱曼、凯瑟琳·詹金斯流行和古典的跨界,诺拉·琼斯爵士与乡村风格的融合等等。但无论如何,除非栏目本身定位为随机播放的风格并试图将这一特点放大到极致,或是以赏析各种不同类型的音乐为目的,一档音乐栏目如容纳了三种以上风格迥异的音乐类型,就基本丧失了鲜明的音乐特征,只能在音乐以外的主题上提炼共同点,从而很容易演变为一档专题特征而不是音乐属性更强的栏目,不利于迅速找到并聚合核心受众。

(2)保证衔接流畅。

音乐作品之间常见的衔接设计有频率或栏目名称式衔接、作品主题式衔接、节奏式衔接、乐器式衔接、意境衔接等等,不一而足。其中,两首作品在节奏上快快相连、慢慢相连、由慢而快都不会产生明显的听觉不适,要避免的是由一首快节奏的作品直接进入另一首匀速慢节奏或者前奏慢起的作品,必须做此编排时,建议在两者之间插入一个由快而慢的频率片花作为过渡。

(3)节奏、性别、语言、年代等其他属性也决定着栏目的气质调性。

正常情况下音乐广播不同时段的节奏设计与相应时段目标受众的生活节奏相呼应,如上下班路上黄金时段和上午的大部分时光多以节奏明快的音乐为主,而下午的大部分时段和深夜更适合播出徐缓的作品,其中下午适当稳重,深夜适当轻柔。刻意反其道而行之的,背后一定存有个性化差异设计的意图。

栏目的性别特征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它将吸引以哪一性别为主的受众群体,这除了取决于主持人的性别与风格以外,音乐的配搭也十分重要。一档中性的音乐节目,演唱者的男女声编排应当是平衡的,应避免出现接连三首同一性别歌手演唱的歌曲,作品的阴阳调性也应做适当平衡。

其他重要的分类策略还包括语言和诞生年代。国内的音乐广播中,将中外文歌曲、特别是中英文歌曲混编播放的做法已经比较普遍,但若同一档栏目里出现三种或以上语言的音乐,其专业性就会受到明显影响,因为不论主持人还是受众,对两种或以上语言文化的音乐作品的理解力和鉴赏力会不同程度地打折扣。流行音乐的年代特征也是非常明显的,在三个十年甚至更大的时间跨度内做合理的音乐编排是一件颇具挑战性的事,对于受众的欣赏口味和接受度也提出了一定的要求。

2. 尊重广播媒体规律和播出门槛

不是所有的好作品都适合电台播出,例如:

(1)长度超过5 分半钟的作品建议少播,至少不要与另一首作品连放。广播是以声音为要素进行线性传播的媒介,如作品篇幅太长,首先影响频率、栏目和主持人的露出,进而影响品牌认知;其次容易令单首作品在栏目中占比偏重,影响选播作品的总量和总体风格;此外还容易受栏目时长限制,被定时片花和广告切断、导致播出不完整,影响收听体验。

(2)音量起伏太大或局部录音单声道太久的作品,容易触发安播报警,另外影响受众在不同声音环境中的收听感受。

(3)以DJ 所不掌握的语言创作的作品应尽量避免盲目播出。音乐是极其个性化的表达,不同民族文化间也存在着意识形态、价值观、信仰、风俗习惯等方方面面的差异。公开播放前,除了要严格筛除歌词里错误的政治立场、宗教、性、暴力、种族歧视、粗鄙污秽的语言等,还应关注作品中的典故隐喻、以及可能引发的联想。以笔者之见,欧美不少嘻哈、说唱、朋克、摇滚风格的作品,其电台版本(radioedit) 尽管会对原作中的一些敏感词进行声音处理,加以隐去,但其意依旧明显,所遵循的只是一种底线标准,在国内的音乐电台中仍旧不值得提倡。

此外,不同文化、不同行业、同行业不同业态之间的尺度和标准不一样,例如同为媒体的广播和平面、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其语言尺度也不尽相同,因此电台选播的音乐作品不可盲目信赖音乐公司提供的所谓“clean(干净)”版本,同一家音乐供应商有时也会提供干净程度不一的版本,谓之“extra clean(格外干净)”“super clean(超级干净)”版。DJ主持的过程中也要慎用网络和平面媒体语言,注意生活和工作用语的区别、无声阅读和有声传播用语的区别。

(4)有些特殊的音乐类型在播出时,需要根据题材、长度、风格、国别、年代等等进行适配筛选。英国的古典调频ClassicFM 有一条自宣广告,大意是:不论起床、早餐、通勤路上……每一天的任意时刻,ClassicFM 都有适合你聆听的古典音乐。这里所表达的潜台词并不是古典音乐不论何时都适合,而是什么时候都有适合听的古典音乐,懂得根据不同时段的特点进行取舍编排才是关键。

3. 恪守DJ 的语言规范、职业操守和公共责任

作为播音主持队伍中的一员,特别是在流行文化盛行的当下,DJ 应当在工作中恪守专业规范和职业操守,履行好自己的公共责任。内地DJ 在模仿和学习欧美、港台主持人自然、感性、个性化表达方式的同时,应避免形成不规范的语言习惯,国际化风范不等于语病和港台腔。常见问题包括:

(1)语病:如“有看过……”“继续回来……”“您正在收听到的是……”

(2)高频使用的口头语:“那……”“然后……”

(3)中英双语混说的习惯和错误发音:半中半英意思不整,“MV”的“V”字发音不咬唇,一味追求美音而把“L”读成卷舌、或对不以“r”字母结尾的单词加以儿化等。

(4)标签和广告语的滥用:“天王”“天后”“大姐大”“音乐教父”等等是卖家用于自我宣传时爱用的标签,媒体应以客观角度出发,谨慎引用,避免滥用。

DJ 虽不是新闻人,但同样需要秉持公共传播领域专业、客观的立场。在音乐产业中有一个专门的英文单词叫作“payola”,指电台和/或DJ 接受好处费后,在宣传力度上对利益关联方的作品给予暗中倾斜,后引申为更广义的通过滥用地位、影响力或机构权利去推广一项产品或服务,并因此私下接受报酬的行为,也可代指这种报酬本身。一名DJ 如果在是否选播一首作品、以什么样的频次和方式播放(作为节目内容还是广告)、以及如何去评价该作品等一系列问题上失去了客观公正性,就越过了这个职业所应恪守的边界。此外,DJ 主持时虽然说话的机会不多,有时只有歌曲间相互衔接的几十秒,但应格外珍惜、用好话语权,因其言行绝对代表所在电台的形象、气质、风格和立场,无从免责。

在公共责任方面,尽管每一家电台和每档栏目都有其风格定位,但作为公共传播平台和从业者,有义务面向大众培养和传播多元的音乐审美,而不应成为文化沙文主义和单一维度价值观的传音筒。25 年来,轻松调频不少著名DJ 及其所主持的栏目、选播的作品被无数受众作为成长经历的一个重要部分珍藏,也被不少后来者当作榜样和启蒙教材加以模仿,从业者的影响力和肩负的责任由此可见一斑。

三、结语

本文试图归纳分析音乐节目主持的一般性规律,在实践中,主持和音乐创作一样,是一个允许主观和个性化表达的创作过程,在尊重一般性规律的基础上,对“度”的揣摩和把握是见仁见智、永远存在讨论和提升空间的。例如,DJ 讲话闯入了一首歌的人声表演区固然显得缺乏对作品的尊重,但是不是每选播一首作品都要用介绍语把整个前奏占满?又如,DJ往往是杂家,什么都需要知道一点儿,但是不是任意领域的话题都要在节目中涉及?再如,音乐电台和栏目面临生存压力和市场化运营需求,如何把握植入式广告的分寸?这些问题都将交由现役DJ 们和音乐电台的管理者用实践做答。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