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为马,用心前行——阿坝行侧记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吴俣)我刚听说要去四川藏区高原采访的时候,其实心里是有点紧张的。作为一名年轻同志,这是我第一次去高原,更是第一次参加涉藏的采访。不过幸运的是,与我同行的都是台里富有采访经验的老同志。在行前讨论时,大家做了详尽的策划,有备无患。

很快,我们就到了第一个目的地——诺尔盖,海拔3500米左右,我感觉还可以,悬着的心顿时安定了不少。没想到,在诺尔盖吃的第一顿饭,我就开始觉得胸闷气短了,起先觉得头没疼,那就应该没事,但后来却越来越难受,人也完全就没有力气。俄语的外国专家站起来向外走了没几步就倒地呕吐。还好这时当地政府官员及时送来了氧气瓶,我和俄语的外国专家才缓过劲来。

高原反应是我这次采访的一道坎,当时我差点都以为自己会跨不过去。接下来在诺尔盖的三天,因为高原反应,感觉一直很难受,饭也吃不进,和俄语外专一起口服葡萄糖液的时候,甚至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到了第三天,头特别疼,我真的觉得快不行了。然后,领队的胡老师和同屋的乌日含半夜陪我去医院吸氧,摄像郭老师给我打气,让我要坚强一点,还有俄语部的陈家蒂给我送来抗高原反应的药,这让我深深感受我们团队强大的凝聚力。

到了阿坝县,我们主要负责采访藏文中学、摄影师用旦和藏族残疾女青年。在诺尔盖县,我跟着老同志们学习采访技巧,但真的轮到自己了,却发现如何让采访对象说出更多的内容,也非常考验提问人的水平。当地的藏族人都很淳朴,也很善良,但出于腼腆和汉语不流利等方面的因素,他们说的不多。我当时想到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多问,适当引导,寻找他们擅长说的和兴趣点再进行提问,然后多采访几个人,尽可能多拍照和多录音,遇到特殊采访对象,比如说残疾女青年的时候,蹲下来,尽可能以一种更为轻松的方式进行交流。

一路下来,感觉采访其实是一件非常需要热情、理想和创造力的事情。被采访对象的情绪很容易受采访者影响,有时候,我紧张,我发现对方也跟着我紧张,于是我试着在采访过程中多笑,给被采访者更多的肯定。每一个被采访对象都是特殊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表达的愿望,但如何让采访对象说到点子上,如何发现采访中的闪光点,这都需要长期经验的积累,事前细致地策划和事后认真地思考和总结。

团队里的老同志们不仅告诉我意志力的重要性,很多采访的细节也非常值得我学习。每一次采访结束,我都会认真回想几遍刚才的采访过程,想想有哪些地方很出彩,又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有一个同志跟我们说起,刚刚有几个藏族女学生跑过跟他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但他当时设备没有带在身上。大家都觉得很可惜,觉得本来还可以再深入挖掘一下。于是大家开始谈论碰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在商量的过程中,又丰富了我们的采访经验。

记得我很喜欢的一个著名波兰战地记者卡普钦斯基在谈记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的时候,曾经说道,记者是一个需要激情和勇气的职业,记者应该有梦想,有情怀,永远对世界充满好奇。这次的藏区之行,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他所说的勇气、梦想和情怀。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