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 ——写在我台蒙古语广播开播50周年之际

“东方红,太阳升……”伴着这首熟悉的旋律,又有一种美妙的声音飘荡于空中,穿越蓝天、白云、戈壁、草原,成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多彩电波中亮丽一色。“这里是北京”——这就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开播声音,我们与受众的不解之缘也源起于此。

1964年12月1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开播至今,传播着党和国家的声音,见证中国发展之路和中蒙友好往来历程,为两国人民架起了友谊桥梁。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节目内容、形式、风格,传播途径、受众数量等诸多因素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不变的是一代又一代传播者对工作的热爱和始终以受众为上的精神。蒙古语对外广播发展历程,演绎着广播人与受众讲不完的故事……

元勋之一宝日玛老师回忆起开播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为开设蒙古语广播从内蒙古等地调来翻译、编辑7人,资料员1人、播音员4人,成立了有12个成员的蒙语组,当时隶属于苏联东欧部。经三个月的筹备工作,于1964年12月1日20:00正式开播。开播当天的节目内容有《红旗》杂志1964年11月21日发表的社论《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等稿件。蒙古语开播时确定用蒙古国喀拉喀音蒙语进行播音,虽然都属蒙古族,但口音的差别较大,这对播音员是个不小的挑战。但蒙古语部坚持口音纯正、嗓音宏亮、吐字清楚等严格的标准,老同志手把手地教年轻人,孜孜不倦地培养播音员,涌现出了一批听众喜爱,知名度较高的播音员。开播后,中国驻蒙古使馆12月16日来信反映:“蒙古语广播收听效果很好。”

老一辈蒙古语广播团队,以精益求精、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为对外广播倾注了大量心血。蒙古语广播最初,每天播三次,每次一小时。内容主要是新闻、评论、专稿及文艺节目。当时,收到过来自日本、联邦德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听众来信,但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听众来信极少。1966年曾收到蒙古听众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要求为他播放中国的蒙古族音乐和朝鲜族音乐。蒙古语组按照他的要求专门制作节目在广播中播放过。1985年5月,收到了来自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第二封信,写信人叫张海仙,自称是老华桥的女儿。

元勋额尔德木图老师回忆道,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以后,蒙古语广播及时调整了宣传方针和节目内容。开设了更能适应当时听众需求的一些新栏目,如《中国民族大家庭》、《今日中国》、《中国农村》等。90年代初,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中国和蒙古国的关系也得到了恢复和改善。此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对节目再次进行调整,增加了自编自采节目比重,增设了《中国青年》、《学汉语》、《中国旅游》等节目。听众对这些节目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听众来信空前增加。听众视我们节目为“没有纸的报纸”、“是了解中国,了解国际局势的良师益友”……一位叫苏米亚的老听众在来信中说:“我们全家人,天天收听贵台的节目,通过贵台的广播,我们不仅能及时了解在你们伟大的中国和世界上所发生的事情,而且还能学到科学、文化、历史以及健康等方面的知识,收听你们的广播已成为我们一家人文化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后来通过大量的来信了解到,有的听众从蒙古语开播的那一天起,就从不间断地收听国际台的蒙古语广播,是名副其实的忠实听众,有的连续二三十年坚持收听,有的不仅自己听,还带动全家人一起听,有的甚至把国际台蒙古语广播节目录下来当作教材。

蒙古语部非常重视听众工作,一直以来专人负责,最初建档、来信必复、有问必答,根据反馈信息和听众的需求,及时调整节目内容。1991年开设的《听众信箱》专栏是直接与听众沟通的渠道。节目中选播听众来信、回答听众问题、公布听众参与知识竞赛等活动情况。该节目深深地吸引听众,成为蒙古语部名牌专栏之一。为了减轻听众的国际邮资负担,缩短信件邮递时间,蒙古语部于1993年底在蒙古国乌兰巴托中央邮局设立了听众信箱,为听众来信和寄送有奖知识竞赛答卷提供了方便。

蒙古语广播开播35周年之际,第一次邀请蒙古国听众,后杭爱省的罗布桑次仁作为听众代表来到国际台。当时负责听众工作的朝格吉乐玛说,罗布桑次仁听声音都能认出我们的播音员。他曾经是个战士,蒙古袍上佩带了各种勋章,是朝格吉乐玛的忠实粉丝,当时摘了自己一枚勋章,给朝格吉乐玛带上,祝她取得更大的成就。

蒙古语部播音、编辑、记者几乎每个人都受到过蒙古国乌兰巴托、达尔汗、额尔登特等地听众俱乐部颁发的“听众最喜爱的传媒人”称号。可以说,老一辈广播人是听众真正的宠儿,听众从不吝啬他们的欣赏和褒奖。

随着中国对外传播事业的蓬勃发展,蒙古语广播质量也突飞猛进。1998年11月3日,国际台蒙古语广播实现了新闻节目的直播,进一步增强了新闻节目的时效性,同时,普遍提高和强化了从业人员的新闻意识和责任感。1999年开始,进行党的十七大、十八大、每年两会开幕式的直播以及国内外大型活动的报道,对蒙古国各届总统、总理、议长进行过独家专访。2002年10月,国际台蒙古语广播在乌兰巴托落地,相继又在达尔汗、额尔登特落地,其周边近100万人都可以收听到我们的调频广播。2003年10月,蒙古语广播开辟了在线广播,网站全面使用了蒙古国通用的斯拉夫文,为蒙古国受众了解中国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蒙古国驻华大使策.苏赫巴托曾说过,他在乌兰巴托休假期间,开往达尔汗的车上听过我们调频节目。他说,CRI的节目在蒙古国很受欢迎,蒙古国听众更为喜欢历史文化类的节目。蒙古国网友刚卓日格曾发来邮件说,“CRI是我了解中国的唯一渠道,CRI不仅是新闻媒体,更是加强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桥梁和纽带”。

如今,CRI的传播渠道更为宽广,2009年与蒙古国育才中学联合创办的孔子课堂挂牌,2014年启动手机客户端,2015年伊始,开办了中华网蒙古文版。曾经为老听众去世而伤心落泪的诺敏娜日苏,作为孔子课堂CRI负责人去蒙古国工作三年,她教孩子们学汉语、唱中文歌,还带他们到蒙古包上课,晚上搂着怕黑的孩子安然入睡……

沧海桑田,我们的故事却从未间断。

合作才能共赢,蒙古语广播人一直重视与对象国相关部门之间的交流与合作。1989年蒙古语组额尔德木图从蒙古国进修回国时带来了蒙古国电台对外广播部非常希望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进行人员及业务交流的信息。在相关人员的推动下,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与蒙古国家电台从1991年起开始互派专家。为提高彼此的节目质量,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也通过这个机制互相寄送节目,以及共同举办跨国跨媒体的连线节目,取得了很好的传播效果。2014年在习近平主席访蒙前夕,蒙古语部自主策划的跨国多媒体多方位报道模式取得了较好的传播效果,得到台领导的肯定。

蒙古语部主任格日勒图说,今后,将进一步加强与蒙古国媒体的合作,提升传播效果。通过到蒙古国留学、到乌兰巴托制作室工作等多种渠道,力争实现节目本土化,提高团队核心竞争力。2014年末,蒙古国乌兰巴托的男孩子毕乐古泰不幸在家烧伤,到中国北京来就医。得知他们无力支付高昂治疗费后,北京、内蒙古等地组织捐助活动,国际台蒙古语部员工也自发积极捐助,短短的几天之内毕乐古泰一家已获捐40多万元,孩子的母亲通过我们的平台宣布医疗费已足够孩子的恢复治疗,停止接受捐款。我们的记者和蒙古国专家跟踪报道此事,随时在各平台上发布动态消息,蒙古国20多家网络媒体转发了此消息,蒙古国各家广播电台也播出了我们的采访内容,引起蒙古国各界的广泛关注,网友们纷纷留言发表感言,感谢中国人民的爱心这些信息。甚至得到了政界的积极反馈,蒙古国移民局当时看到这篇报道后,豁免在蒙古国境内违规或签证过期的中国公民在一周之内到移民局申诉或重新办理相关手续的政策。

诉说者需要有人倾听,我们不奢望一片点赞,但希望得到受众的关注。每一位关注我们的人都值得尊重,还没关注我们的人更值得去追随……50年发展之路,与各界受众相守是我们最高的荣誉,开播以来的第一封信,到如今无处不在的相伴相随都是我们值得骄傲的资本。如斯勤老师获得蒙古国广播电视先进个人奖,格日勒图获得蒙古国记者协会颁发的媒体特别贡献奖等太多的荣誉都只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

蒙古国总统、议会主席、外交部部长、记协主席、中国原驻蒙古国大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等社会各界人士为我们题词,祝福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开播50年之际,蒙古国现任总统策.额勒贝格道尔吉通过视频致辞,充分肯定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蒙古语广播为增进蒙中两国人民传统友谊发挥的重要作用,并对全体员工表示敬意和感谢。祝贺我们蒙古语广播开播50周年大庆。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那些发黄的书信、珍藏的手工制品等信物,编织的是浓浓的情。

我们是喜欢听故事的人,令人回味无穷的故事沉淀的是不变的爱,永远值得追捧的精神。

我们是故事的主角,我们与受众携手演绎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我们时刻在一起,一起说新闻、讲故事、喝茶、聊天、走向中国的街头巷尾、走向下一个50年……

关于 CRI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版权所有©1997-2015